原id在河之周

all周向,主叶周,枪周,不吃翔周

不联文 不合志 不加群 么么哒

本子进度看主页更新,不用问代理客服~

【轮回周】狎警 11

前文:01  02  03  04-05  06  07  08  09 10


方周剧情走一波

————————————


周泽楷出来的急,又没带什么东西,只随手抓了一个手机在身上。好在现在生活便利,网上支付发达了,只要一个手机就可以打到车,还能买到饭。

饥肠辘辘的周警官决定不能亏待了自己——重点是,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证明,即使没有那四个小兔崽子他也不会吃得不好。

于是,他叫了辆出租车千里迢迢跑到了一家在整个S市都出了名的网红店,也是自己在大学时代最喜欢吃的一家店。那家店会营业到晚上三点,更何况现在是国庆假日,此时去也找得到吃的。

 

下车时,周泽楷熟门熟路地朝饭店走,还没到门口已经看到长长的等餐队伍。虽说决定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要排上一个小时的准备,但是这个点还这么多人的确是让周警官有些惊讶了。

周泽楷心想要不要先拿个号再去附近买点别的垫肚子,结果,他刚取了号码,一转头,再次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又是方明华。

这次没了那层挡风玻璃阻挡,两人四只眼睛就这么直直在空气中相互碰撞。

几个小时前刚刚上演过前任与现任的针锋相对,突然又在曾经约过无数会的地点来了场狭路相逢,两人一时间竟然忘记要打招呼,只是在S市夜晚的霓虹灯下怔怔看着对方没回神。

“A137号请您就餐。”

“A137号请您就餐。”

“A137号请您就餐。”

这时候,店门口的喇叭里突然传来叫号的声音,连叫了三次方明华才如梦方醒,看了眼自己的手上的单号,正是A173,便有些匆忙地起身往里走了。

周泽楷看着他转身的背影,双眼突然一暗。

手里紧紧捏着薄薄的小纸片,他一个人在三两相携排队的人群里,显得分外孤单,连平日里高挑的身子骨看起来都落寞几分。

他努力压下心头阵阵泛上来的酸意,刚想转身去找点垫补的东西吃,结果突然被人拽住了胳膊。

“……”

周泽楷身子一顿,那阵酸意陡然之间,直窜到双眼。

 

方明华刚才走了没两步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没和周泽楷打招呼。怎么说现在也是同事,这样实在是太尴尬了。

而且……看周泽楷手里拿的号,应该也是来吃饭的。

心里头这么想着,脚步已经停了下来,而在看见周泽楷要转身的时候,身体先大脑一步动作,将人拉住。

 

然而,刚拉住,就后悔了。

 

周泽楷是自己看着被人接走的,而且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他的男朋友。

这么个大晚上的,他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他男朋友呢?

是不是在附近?

是不是马上就过来了?

 

“我一个人……”

方明华一怔,没察觉自己刚才意乱之间竟然把心里想的问出来了。他看向周泽楷,后者却有些局促地看向脚下。他个子比方明华高一些,这么低着头,方明华恰好能看到一尾有些发红的眼角。

方明华心中一动,却什么也没说,直接拉着周泽楷胳膊,将人一起带进了店。

 

 

能跟着人提前混进场不用排队,本来是件高兴事儿,但方明华发现坐在对面的周泽楷兴致却不高,给他菜单的时候也只是摇了摇头说都随意——放到以前,方明华可没负责过点菜。

当然,结果也没什么区别。

方明华看着菜单,刷刷刷几笔就画完了勾,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一手笔一手菜单,一个个划拉着报菜名跟他核对。

报一个菜名,周泽楷的眼睛便忽闪颤抖一下,手里那张还没丢的小纸条也攥得更紧一分。

全是他喜欢吃的。

 

吃饭的时候,就像之前在车上一样,方明华一向会体贴人,基本没让周泽楷觉得不自在过,也从来没冷过场。知道他爱吃甜食,饭后还给他又加了点冰淇淋。

这样的相处模式实在是太熟悉了,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两人还是警校生的时候。他们课程紧,学校管得又严,好多天才能抽个空来这边吃上一顿饭,每一次周泽楷都会被方明华喂得滚瓜肚圆,末了再来一份最爱的绵绵冰。

只是,再也不能在吃不完的时候耍赖了。

更不能,分享同一个勺子了。

 

周泽楷闷头往嘴里塞绵绵冰,冰碴在嘴里化了,冻得他牙齿打颤,脸色跟着苍白了不少,眼角的红晕却愈发明显。

方明华默不作声地在对面看着,终于觉察出些不对劲来。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他试探地问道。

周泽楷摇头。

“已经十二点了。”

周泽楷继续摇头。

方明华太了解他了,知道这时候也问不出什么。但是,看样子,他估计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是……因为自己?

 

周泽楷把头闷得更低,努力将眼底的酸意压了下去。手还一勺一勺地舀着绵绵冰,暗恨这家店店的分量怎么还是这么大。

坐在对面的方明华终于叹了口气,起身将他手里的勺子夺了过去。

“吃不完就别吃了,一会儿睡觉要难受。”

他挥手叫来服务员买单,刷手机支付的时候,突然状似不经意地向周泽楷问道,“要不……送你回你自己家?”

周泽楷不说话,正拿着勺子霍霍盘子里已经有些化了的绵绵冰,见服务员结好账走了,才突然闷声说道:

“能去你家吗……”

方明华一愣,完全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么个要求。

“这……”

“我家里……很久没住人了……”

绵绵冰已经被搅成了一滩浓稠的液体,周泽楷依然没抬头看他,捏着勺柄的手指,却用力过头,指尖微微发白。

他终于抬起头看向方明华:

“只睡觉……行吗?”

方明华看着周泽楷眼底掩藏不住的红丝,内心那道坚持多年的壁垒,终于轰然倒塌。

他只能点了点头,喉咙艰涩,没说出来话。

 

 

方明华车就停在不远处,周泽楷上了车乖乖坐在副驾上不再作妖。这里离方明华家不算远,这回车上的氛围显然没有下午时那么自然了,周泽楷安安静静窝在副驾驶上,接连挂了好几个电话,后来干脆把手机关机。

方明华坐在一边,开车开得一片心烦意乱,他不怕周泽楷跟他回去要作妖,而是怕他是不是看出来了什么。

以周泽楷的性格,别说是跟男朋友吵架,哪怕两个人真分手了,也不至于脆弱到要上赶着去爬前男友的床——更何况在知道前男友是个有妇之夫的前提下。

眼看着路程行至一半,周泽楷正望着窗外出神,方明华终于在一个路口前停下等红灯时开了口:

“你嫂子她……这两天出差,你别太在意,一会儿到家我给你收拾一下客房,明天正好一起去上班。”

周泽楷依然在看窗外,听他这么说只是点了点头。

方明华不禁轻轻舒了口气,内心却又泛上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来。

 

周泽楷以前去过一次方明华家里——以同学的身份去的,而且去的也不是方明华现在住的地方。他现在的房子住得有点偏,应该是现在不和爸妈住一起了。

进门的时候,周泽楷不动声色地将屋子里打量了一圈。客厅是一个大开间,连着餐厅和开放式厨房,显得宽敞明亮,收拾得也还算齐整,看起来即使家里只有一个人,方明华也和家里那四只兔崽子不一样。

正对着门的地方是两间面对面的卧室,格局倒是和他们几个人住的那间房子有些像,周泽楷在玄关换了鞋子,方明华便将他请到了客厅。

“你先坐,我去给你找牙刷和毛巾。”

周泽楷应了声,在沙发上坐了,方明华有些匆忙地进了浴室。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双眼间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随即低下了头,默默打量起面前的茶几。

屋子里的家具一看就是方明华的喜好,简单素雅,又带着点温馨,茶几上放着几本刑侦小说,从大学的时候他就十分爱看。桌子上放着个烟灰缸,里面丢着几颗烟头,看起来还是新的没过多久。下一刻,周泽楷瞥到烟灰缸旁边的一个物件,忍不住一怔,视线顿时就挪不开了。

那是一个打火机。

方明华其实不怎么吸烟,只是偶尔。这个打火机还是大学的时候,周泽楷送他的。Zippo的限量款,还是周泽楷用自己暑假给父母贡献劳动力换的报酬,再加上一部分生活费,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这么多年过去了,打火机的银色金属外壳已经磨损得厉害,看起来是经常在用的。但是……

周泽楷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到市局之后第一次见方明华点烟,好像用的是一款不起眼的黑色打火机。

而且……成色很新。

周泽楷将手中小小的打火机握紧,眼中精明的光一闪而过。

 

没一会儿,方明华出来了,然后又拐去自己卧室拿了套睡衣出来:“我出门前烧的热水,你先洗吧,嗯……睡衣没新的了,先穿我的?”

周泽楷“嗯”了一声,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来睡衣,便进了浴室。

浴室里风格和外面差不多,简单大方,没有浴缸,只有间黑白色调的玻璃整体浴室,他将浴室门关上之后,忍不住看向洗手台的位置。

那里并排放着一蓝一黄两个牙杯,里面各插支同色的牙刷,一看便是一对,而给他准备的牙刷是红色的,横放在一个一次性纸杯上面,看起来格外落寞。

他垂了垂眼,扭头进了浴室,之前在家的时候,其实吕泊远和江波涛已经给他清洗过一次,所以这会儿只是简单地冲了一下。新毛巾就搭在旁边,他边擦干身体,边朝洗手台走去,快速将脸洗了牙刷了。

他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眼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带上了点红丝,脸上的水珠滴滴答答地朝下流,也没拿毛巾来擦。

他深深吸了口气,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内心的作祟,伸手拿起了角落里那个米黄色的牙杯……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是他知道,方明华肯定有事瞒着自己。



————————————

名侦探小周上线……

点心心小能手在哪里……


————————

不是吧……你们都没猜出来啊?

我jio得线索已经很多了啊!

评论(41)
热度(233)

© 老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