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在河之周

all周向,主叶周,枪周,不吃翔周

不联文 不合志 不加群 么么哒

本子进度看主页更新,不用问代理客服~

【轮回周】狎警 07

滴,打卡上车,主♂动起来的小周总觉得色色的

江周车x主场,剧情神马的别认真23333


——————————————

前文:01  02  03  04-05  06



点我上车


周泽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而当他睁开眼的瞬间,即使头痛欲裂,他还是下意识地立即闭上了眼睛!

他!看见!四张!脸!

吓死了好吗!

尤其是一张比一张黑!

 

“醒了就别装了!”吕泊远率先冲口而出。

“喂,你那么凶干嘛啊,周哥酒还没醒呢,肯定正头疼呢。”杜明在一边不满地嘟囔。

江波涛则依然最体贴,已经将温水端了过来,递到了重新挣扎着睁开眼的周泽楷嘴边——顺便耸了耸肩:“我可是无辜的,他自己一不小心喝多了。”

其他三人一脸“鬼都能信就是不能信你!”的表情看了过来。

周泽楷恨不得拿被子蒙上脸!

“蒙什么啊,跟老公们别客气。”吴启靠着墙边抱着双臂,酸溜溜地说道。

屋内一时间尴尬起来。

周泽楷直想拿枕头糊他一脸!

“算了算了,不跟你们废话了,启子跟我滚去补习赶紧的!”杜明率先起身,走的时候还不忘拉一把吴启,将人拽着朝门口走。刚跨出门,又停下身,转头冲周泽楷道:

“周哥,你等着!”

“……”

说完不等周泽楷回答,拉着嘟嘟囔囔的吴启就走了!

吕泊远和江波涛相互看了两眼,吕泊远率先举起双手,“好吧,我去学习。烧死你们这群学霸。”

江波涛再次耸耸肩,无辜地对上周泽楷的视线。

“好了,你再睡会儿吧,警局那边吕泊远帮你请了假。”

“哦……”

嗯?

请假?

吕泊远?

周泽楷几乎以及可以想象到,他明天到局里之后,同事们的反应了……

 

“啊,对了。”江波涛像是想起来什么,从桌上拎起来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栗子蛋糕,给你的。”

将盒子放到床头,见周泽楷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禁疑惑道,“怎么了?”

周泽楷这才回神,连忙摇了摇头。

江波涛见状忍不住笑道,“你昨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一直吵着要吃,我猜,这个也是关于你前男友的吧?”

周泽楷这次沉默了。

江波涛轻轻叹了口气,“别想了,能不能在一起都是缘分,往前看吧。”

周泽楷将头缩进被子里依然不说话。

“好了,我去做饭,你再睡会儿。”

江波涛说着就要往外走,结果,还没走到门口,身后突然传来周泽楷有些沙哑的声音。

“江……嗯……”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江波涛却已经体贴地回过头来看向他。

“怎么了?”

“……”周泽楷眼睫微微垂下,又犹豫了一下,才慢慢开口:

“我想去市局……”

“哦?为什么?”

“这边……太无聊……”

每天混迹于市井之中,服务于老头老太太和高中生打群架的生活显然连周泽楷这样的性格都快要磨穿了。

江波涛仔细打量了他半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倒觉得这里挺好的,虽然事情琐碎了点,但是胜在安全。”

“……”

周泽楷不说话了,但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江波涛摇头,“好吧,其实去市局也有好处,你们分局不大,如果到时候我们四个一起毕业,就算有关系,也很难有那么多空岗位给我们。”

“吴启他舅舅倒是在市局那边有点关系,我回头和他商量一下吧。”

周泽楷眼睛一亮,终于打起了精神。

他有些别扭地低下头,不过最终还是轻轻说了声“谢谢。”

江波涛展颜一笑,没再多说,而是贴心地给他关上了门。

当然,此时的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么一松口,会给他们几个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未来生活……

不,也有可能是预料到了,却体贴地没有说破。

毕竟,只要他们是在一起的,就没有什么难以逾越的关卡。



十个月后,原本的不良少年F4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周警官的母校,杜明堪堪踩着分数线飘着就走进了校门,开启每日累成狗的警校生活。

而周泽楷,也在工期满一年之际,加上投了点关系,成功进了市局刑侦队。

今天周泽楷难得地起了个大早,赶去市局报道。

昨天他将四位瘟神送进学校,临走前一晚还被惨无人道地索要一通——不过,这样的生活似乎在这一年间快要变成常态。

屁股还没缓过劲儿来,今天他没骑那辆二手小山地,直接打车到了新单位。

据说,他要入职的那一队此时正在任务期间,只留下一个前辈坐镇家里,顺便迎接他。

他整了整衣服,看着眼前陌生的大楼。

终于迈动脚步,朝里走去。

办公室里一片空旷,看起来是都出勤去了,只有一个工位露出半颗脑袋,想必就是留守的那位前辈。

周泽楷刚想清清嗓子跟人打个招呼,前辈已经察觉到脚步声,抬起头来。

周泽楷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

突然就失了声。


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出现在视野之中。

——————————————

我决定让老方提前出来23333

修罗场开启hhhh


评论(27)
热度(223)

© 老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