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在河之周

all周向,主叶周,枪周,不吃翔周

不联文 不合志 不加群 么么哒

本子进度看主页更新,不用问代理客服~

【轮回周】狎警 06

为小江加两章,谁说小江吃不到周的……

——————————

前文:01  02  03  04-05


周泽楷醒来时,只觉得浑身沉重,使不上力,昨天发生的事如海水倒灌,清清楚楚地印在脑子里,一时之间,有种仍在梦中的错觉。

尤其是身上传来的酸痛和沉重感,更是让他有些头脑发昏。

就在他以为自己是不是被那两只不知节制的混蛋给艹到发烧了时,突然从外面响起一阵惊天动地的敲门声。

“咚咚咚!!!”

“梆梆梆!!!”

 

“艹…………谁啊…………”

一声慵懒中带着迷糊的声音从耳边想起,随即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滑动着挪开,周泽楷这才发现导致自己浑身沉重的罪魁祸首——

杜明的整个人都快骑他身上了!

还有另一边……

“妈蛋……大清早的查水表啊!”

吴启也在!

两人一人占了半壁江山,一个抱着周泽楷的胳膊,另一个手直接拦在他的胸前,连双腿也被分别缠住——

你们是还没长大想吃奶吗!

 

周泽楷痛心疾首,努力挣扎了几下,终于伴随着外面执着的“梆梆梆”敲门声,将那两只爪子和蹄子给推了下去!

睡在两边的两尊大佛终于醒全乎了,吴启隔着周泽楷的腿踹了踹那边的杜明,声音也带着被人吵醒的茫然和怒气,“快去开门。”

“靠……肯定是江哥跟小远儿那俩混蛋……”

杜明还在撒呓挣,边嘟囔边从一边地上捡起昨晚随手扔在地上的睡袍披上,去给人开门。

吴启也没多等,狠狠揉了一把脸,侧头看了眼还在状况外的周泽楷,嘴角顿时勾起一抹坏笑,在周泽楷意识到不妙之前,在他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

“……你!”

“昨天爽吗?小、周、警、官?”

“…………”

周泽楷恨恨别过头,露给吴启的半截耳廓却已经红透了。

外面没一会儿就传来开门声和脚步声,周泽楷这才意识到问题,吴启却已经一把将薄毯子拽过来,将他遮个严严实实。

下一秒,没关严实的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暴力踹开!

吕泊远和江波涛还有仍在揉眼睛打哈欠的杜明一起出现在门外。

 

虽然并没有必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薄毯下露出半个脑袋的周泽楷竟然会生出一种心虚的错觉……

吕泊远那双凤眼里像是要喷火,隔空拿手指点了点吴启,对方则是双肘往床头一靠,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给我出来。”

朝吴启说完,吕泊远将身后的江波涛和杜明一起轰了出去,周泽楷刚想说什么,却也不知道从何开口,吴启朝他递过来一个安抚的眼神,自己也翻找出来睡衣穿上,下床前还不忘在他平整光滑的额头上偷香一口。

“行啦,不用担心,你再睡会儿吧,等时间到了送你去警局。”

“哦……”

周泽楷在内心里抓狂地挠了挠头,表面却勉强维持住平静,这群高中生自己反正是搞不定了,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还是睡觉重要……

 

此时的周泽楷完全没想到,这一睡,把自己下半生的性福也都全睡过去了……

外面几个快要跨过“未成年”这道坎儿的高中生们,围着一圈,相互鄙视一番,搓一顿,闹一阵,等完全静下来之后,开个座谈会,最终……

竟然达成了惊人的一致决定。

而此时已经沉浸在回笼觉里的周泽楷,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

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将永无安宁之日……

 

 

“噔噔~噔蹬噔噔噔~~~”

周泽楷皱眉看着自己的手机,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这几天出现的频率简直要构成“骚扰”的地步,导致他现在只要看见就下意识干脆利落地给他来个挂断!

那边人丝毫不死心,跟着就是一条短信发过来。

[周警官,跟我交往好处很多的,上次的牛排好吃吗?我还会做很多好吃的,保证以后绝对不让你吃一顿速食快餐!]

好吃的?

好吃的!

好吃的……

周泽楷用力摇了摇头,将这个致命的诱惑从脑子里甩出去,狠下心来对着手机敲打道:

[不行]

完了又觉得还不够坚决,又狠狠地敲下三个字:

[小弟弟]

 

没过一会儿,手机又“叮铃”一响,那边回复来了……

[我‘弟弟’小不小你不知道吗?周、警、官?]

“…………………………”

这个凑流氓!!!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在心里给吕泊远竖个中指,结果……身体先一步违背主人意愿地想起了那天的直接感官。

吕泊远当然不小,不然周警官怎么会第二天屁股还隐隐作痛!

不想还好,一想这事儿,另外两个小混蛋的脸也不受控制地挤进周泽楷大脑,偏偏这时,电话又是一震——这次是微信来了消息。

[周哥,明天星期天,咱们一起出去转转?我新买了辆机车,带你去兜风怎么样!]

是杜明!

这个表里不一人面兽心的家伙!

在吕泊远那边频频吃瘪,周泽楷决定用自己最擅长的沉默来拒绝一切,将微信退出,干脆双耳不闻手机事。

只是,没想到,刚出警局大门,手机“叮铃”又来了条短信。

[请你喝东西赔罪,给个面子?]

这次是江波涛……

周泽楷这几天被他们四个搞得不胜其烦,哪怕是向来温文尔雅的江波涛,都让他产生一种难以招架的节奏,他索性将手机调成静音,揣进兜里准备回家……

 

“这么生气啊?都不给我回个‘不’字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周泽楷推着车子的手一僵,回头果然见江波涛正站在他身后,也推着一辆单车。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的,内心还是有些怵他,即使看起来再怎么人畜无害,江波涛给他的感觉也比满肚子坏主意的吴启更加危险。

而且还是那种,明明欺负了人,还让自己挑不出他什么毛病……

这就十分可恶了。

周泽楷明白自己惹不起他也说不过他,低着头绕开他就要往前走,没想到三两下就被人堵了上来。

“这里可是你们单位门口,给自己点面子嘛。”江波涛被他别扭的行为取悦,话里禁不住带了笑意。周泽楷听完他的话果然收敛了很多,下班时间偶尔会有同事经过,他也不想太引人注目。

“真的只是喝两杯,不来吗?”

“不。”

绝壁不是喝两杯那么简单——周泽楷在心里默默跟自己道。

江波涛一眼就猜到他在想什么,微笑道,“真的只是喝两杯。”

周泽楷不听,骑着车子继续向前走。

“要不然……我请你吃个饭?”

周泽楷气结,你们都学会这一手了是吗!

不吃!

我自己有钱!

自己买!

江波涛冷不丁在他一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警官,你这样……嗯,把心里想的都摆在脸上,真的没问题吗?”

“……”

周泽楷一惊,心想“我哪有?”

他可是刑侦毕业的,别说拿捏别人的心理一抓一个准儿,对自己的心理素质也是十分有信心,刚才一路上哪怕心理吐槽,表面也依然维持着一张平静无波的脸,哪有那么容易被人看穿的?

这个少年太可怕了,要是在刑侦科肯定是个人才……

“还说没有?”

江波涛笑得更开心了,竟然直接跟他来了个心灵对话,“是不是觉得我很适合刑侦科?”

周泽楷惊讶地一捏车闸,“吱——”得一声,山地车猛然停住!

江波涛慢了他一点,也捏了闸,回头微笑地看着他。

“嗯,我也觉得我挺适合的,我决定明年高考要考你母校,怎么样?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周泽楷默然。

“不只是我,杜明、吴启还有吕泊远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怎么想?

觉得你适合考刑侦科?

周泽楷赌气的思考还没持续一秒,下一刻瞪大了眼睛看向江波涛……

“你们?”

“嗯,我们四个,都要考你们学校,然后,出来和你做同事,好不好?”

“……”

周泽楷长腿撑地,扶着单车沉默了良久,突然报出个数字。

“618……”

“嗯?”

“分数线。”

“呵呵。”江波涛再次忍不住笑道,“小周在为我们担心吗?”

才没有!

巴不得你们考不上!

“放心,为了想得到的,总得先付出点什么……说起来,还得感谢小周呢,现在杜明和吕泊远两个学习特别拼命。”

周泽楷疑惑。

“嗯……你说吴启吗?那个家伙是个令人发指的天才,据他们班人说,他可是每天趴着睡觉打游戏,考试依然可以名列前三的怪胎。”

的确是个人精……

“怎么,小周你都不担心一下我吗?”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学了四年专业课的周警官,深知在谈话时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干脆继续保持沉默,登上车子往前走了。

 

结果,还是跟着江波涛来了酒吧。

周泽楷印象中来酒吧最多的,是来办公……

真说自己过来,这还是头一次,本来就有些不自在,尤其是进来之后,那种陌生的异样感,更是让他很不舒服。

放眼望去,整个酒吧大厅里,竟然一个女生都没有!

而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刚踏进这间酒吧,大厅里几乎60%的目光,都朝这边聚过来了……?

周泽楷被看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地就产生一股危机感。

江波涛像是拥有读心术,立刻发现他的异常,“啊,抱歉,平时习惯了,没问你,小周自己是不是没来过这种的?”

“……”

我连“那种的”都没自己去过……

 

周泽楷这才明白哪里违和了,这里竟然是个gay吧!

“别担心,这里是我一个朋友开的,跟在我身边就行。”

江波涛十分自然地抓住了他的手,在他想要挣脱之前,突然在他耳边说道,“这样会更安全,你不信我吗?”

“呃……”

周泽楷看了眼周围的人,终于明白刚进来时的危机感从哪里来了。

那帮人简直是在对他虎视眈眈,跃跃欲试!

不过……

要真当他是羊入虎群,那倒霉的还不一定是谁……

 

周泽楷没有再拒绝江波涛的牵手,毕竟他不想主动挑起事端,虽然没吃过猪肉好歹见过猪跑,他之前有过耳闻这里会比普通酒吧更乱一些,只要是自己有伴在身边的话,应该不至于被纠缠吧?

而且这里看起来比传闻中的gay吧清净很多,大厅里还布置了些雅座,有三三两两成群的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江波涛显然对他的喜好也拿捏得很好,不然周泽楷可能就直接掉头走了……

 

但是,觊觎美色的人显然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周泽楷跟江波涛才刚刚坐下,还没开始点单,已经有服务生送上来一瓶酒……?

周泽楷对酒毫无研究,但是坐在他身边一向温文尔雅的江波涛眼神却危险地眯了一下。

离他们不远的一个雅座里有个男人朝周泽楷打了个响指,挑逗意味十足。

江波涛眼珠一转,已经在想怎么把人教训一下,结果一眼看到旁边的周泽楷竟然低头将人无视了……

心情顿时大好。

“小周酒量好吗?”江波涛看着酒单,同样将桌上那瓶红酒无视。

周泽楷用力摇了摇头,摇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

“小周?”

“呵呵,怎么,才发现?”

周泽楷上下将人打量一番,“你多大?”顿了顿,又想起来什么,“成年了吗?”

没成年竟然来酒吧!

还是gay吧!

“哈哈,你怎么这么好玩。”江波涛笑得肩膀忍不住抖动,“放心,我成年了,之前在国外待了一年,所以比他们三个都大一岁。”

“哦……”

怪不得少年老成!

原来根本不是少年了!是成年了!

 

“我有听见你在吐槽我哦?”

“…………”

周泽楷连忙正襟危坐。

江波涛发现越接触越觉得周泽楷有趣,看他酒量不好,就在酒单里挑选了两种度数不高的鸡尾酒和水果。

结果,酒还没点完,就又有人来破坏他的好心情了……

江波涛抬头看了眼蹭过来的陌生人,眼底神色已经越发不善。

“有事?”

那人似乎喝大了,一胳膊肘搭在江波涛肩上,张口便是一嘴酒气扑面而来。

“嘿,小朋友,这是你家的?还是……嘿嘿嘿,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外面玩玩,我技术可是很不错的……我不介意我们一起……哈哈哈……”

江波涛面不改色,只是伸手将那人的胳膊从自己肩膀拿开,脸上甚至还带着笑。

“抱歉,我介意。”

场面随着江波涛不带温度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

从开始周泽楷就吸引了大片目光,此时周围更是有不少人已经伸长了脖子想看好戏,殊不知周泽楷自己内心也在等着看好戏……

周泽楷最讨厌找事儿了,不过,他最喜欢别人找事儿了……

来呀,等你乱来!

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打你一顿了!

 

结果让周泽楷很失望。

男人还没醉得完全失了理智,看了看江波涛,又留恋地看了眼周泽楷,也不想当别人的酒后谈资,灰溜溜地走了。

江波涛在旁边看了眼周泽楷,忍不住笑道,“你看起来似乎很失望?”

“有吗?”周泽楷装作无事发生过,他觉得这几天被这四个人又艹又撩的,身体虽然爽了,心里却是很愤愤不平的……

这群小王八蛋……

一定要找机会收拾收拾他们……

 

周泽楷光顾着在心里暗搓搓地想坏主意,端起酒保拿上来的酒就往嘴里送,江波涛好笑地看着他默然不语地在那边喝闷酒,喝得速度虽然慢,却是一直没停。

一口气喝了三杯!

嗯,小周警官好像说自己酒量不太好来着?

江波涛完全没有要提醒他的意思,从周泽楷偶尔闪动的眸光里,他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而随着第四杯酒的下肚,里面那些小九九也变得越发清晰起来!

正在江波涛偷偷忍着笑欣赏帅哥喝酒时,没想到不识好歹的人,又来了一位——正是那个一开始给他俩送酒的人。

江波涛看了眼那个孤零零立在一堆空杯之间的酒瓶,他自然和周泽楷不一样,一眼就看出这瓶酒价格不菲,至少要好几千,那人被驳了面子一开始没说什么,现在大概是酒过三巡,精虫上脑,终于忍不住了……

周泽楷正沉浸在自己的“打击报复”大事里,没想到端着酒杯的手一空,竟然就这么被人半路夺走了!?

周泽楷翛然抬头,一双水润的桃花眼骤然对上对方怔愣的脸!

那人之前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此时正面直对颜值暴击,差点忘记自己来是干嘛的!

当然,他也不用想是来干嘛的了……

“砰!”

周泽楷先发制人,一拳挥出去的时候连旁边的江波涛都没反应过来,接着鸡尾酒杯在空中划过两道彩色的光,随即一条让人鼻血狂喷的大长腿横空扫来,将那个“看似”意图找事但“还未来得及实施”的醉鬼,一脚蹬了出去!

全场死寂……

只听“碰”得一声,那人堪堪摔倒在几个座位中间的空地,不偏不倚,一张桌子椅子都没损坏!

可见周泽楷这脚法是如何稳!准!狠!

随后,又是“碰”的一声,周泽楷双腿交叠,脚往身前低矮的桌子上一翘!整个人都靠进雅座的沙发背里,手里正稳稳拿着自己喝了一半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那霸气的姿势,那撩人的情态,那水光潋滟的眼神……

周围继续一片死寂……

连身边的江波涛都呆了一瞬,眼睛却随即一亮,被眼前周泽楷少见的放浪形骸所惊艳……

对这个人的渴望,也被轰然点燃。

 

两人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是夜深,周泽楷明显喝多了,打了人还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喝醉了就气场全开,再也没人敢来招惹。

江波涛啼笑皆非,既为欣赏了周泽楷不一样的情态而高兴,又要为料理后续麻烦而烦恼,原本还想着能英雄救美呢,现在变成从美人手下救狗熊了!

周泽楷看起来毫无异样,但江波涛敢肯定,他绝对喝醉了,而且醉得不轻。

江波涛本来架着他,但是很快就发现这个姿势因为两人的身高差异有些使不上力,干脆一把将他横抱起来,快步往停车场走。他前两天才来过这里,当时喝了酒把车停这儿了还没来得及开回去。

所幸周泽楷醉了不会主动闹事,此时也十分安静,夜色里灯光璀璨,天边圆月高挂,倒映出点点光影在他深邃的眼眸里,偏偏这样一双勾人的眼睛还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就连平日里冷静的江波涛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周泽楷脑子有些发蒙,眼前其实是看不太清晰的,只是觉得此情此景十分熟悉,眼睛努力睁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将脸往人胸前一埋……

“方哥……我们去哪儿……”

江波涛脚步一顿。

“你叫我什么?”

周泽楷继续将脸埋在他胸前,呵出一片潮湿的吐息,他难受地晃了晃头,像是不知道江波涛在说什么,“方哥,我没喝醉……“

还说没喝醉……

江波涛摇了摇头,眼神却前所未有地冷了下来。

停车场并不远,没一会儿就走到了,江波涛弯腰想将他塞进车,周泽楷却勾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

“热……不进去……”

“乖,一会儿给你开冷气。”

“不……嗯……不进去……”

江波涛叹口气。

“为什么不进去?”

周泽楷这会儿已经睁开了双眼,他眼睛有些红地看向江波涛,“你要欺负我。”

“呵呵。”江波涛失笑,喝醉了第六感还这么敏锐啊,他也不把人往车里放了,享受着他主动勾着自己脖子,眼神复杂地看向他,“我哪里要欺负你了?”

“我……刚才……”周泽楷抬眼又偷偷看了他一眼,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说错话……了……”

“哦?”江波涛意外地挑眉,“那现在清醒了?”

周泽楷连忙点头。

江波涛看了眼他仍搂着自己的双臂,丝毫不这么觉得。

“那你说说我是谁?”

周泽楷撇着嘴,“江波涛。”

“嗯……”江波涛点点头,“那我问你,方哥是谁?你前男友?”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点了一下头。

“我和他像吗?”

江波涛的语气已经有些危险了,只是酒醉状态中的周泽楷没能察觉。

“有一点。”

“哦?哪一点?”

如果周泽楷完全清醒着,此时就会发现,江波涛抱着他的手已经开始轻轻颤动了,可惜此时感官太过迟钝,他几乎都没有思考,话便冲口而出:

“少年老成!”

江波涛讶异地看了看他因为喝醉而有些泛红的俊脸,“就这样?”

周泽楷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突然摇摇头,“不像,一点也不像。”

“哦?怎么又不像了?”

“他对我很好。”

“我对你不好吗?”江波涛都要叹气了。

谁知周泽楷突然抬头,江波涛没防备被他一下撞到下巴上,顿时疼得龇牙咧嘴,肇事者还揉着头,哀怨地看着他:

“不好,你欺负我。”

周泽楷继续看着他:

“面善。”

“啪”给他盖了一个戳。

“心脏!”

“啪”,又一个戳!

“……”江波涛这下彻底无语了。

“哦,酒醒了?”

“我没喝醉!”

“好,没喝醉,那你现在再说说,我是谁?”

周泽楷瞪着他。

“江波涛。”

“好,那就好。”江波涛点点头,手上一用力,不顾周泽楷微弱的挣扎,一把将人塞进车里,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

虽然喝醉了但是楷楷还保持着鹅类直觉,知道自己要被欺负了!


评论(22)
热度(237)

© 老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