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在河之周

all周向,主叶周,枪周,不吃翔周

不联文 不合志 不加群 么么哒

本子进度看主页更新,不用问代理客服~

【轮回周】狎警 04-05

本章启明x周3p,有私设~

杜明设定是几个人里年纪最小的,吴启有点小腹黑~

——————————————

前文:01  02 03  


第二天一大早,周泽楷还陷在沉睡里,便感觉到旁边的床上传来一阵窸窣声,他早上有些睡不醒,仗着家离得近,平时都是能睡到多晚起多晚,猝不及防被这一下吵醒,仿佛又回到警校那种天天凌晨起来跑早操的苦逼日子……

“嗯…………”

他挣扎着想伸出手去拿手机,却牵引出来一连串叮当声响,冷不丁浑身一激灵,瞬间完全醒了过来!

“哟,醒了?人民警察都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嘛?”

???

周泽楷起床后的茫然迅速消退,一眼便看到旁边翻身下地正提裤子的男生。

是吕泊远……

昨天荒唐的记忆这才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周泽楷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竟然被昨天那个黑色的手铐固定在床头雕刻的镂空花纹里,俊秀的眉毛不禁一皱,刚想起身,腰部以下骤然传来一阵酸软,差点没再次掉下去……

尤其是屁股中间的地方,哪怕此时已经收拾清爽,那种不适感依然十分露骨地提醒着他昨天发生的一切——


他跟吕泊远做了,而且不止做了一次。

 


“诶诶诶,小周警官,你真不用上班的啊?那我可走了啊,我今儿还有母老虎的课呢。”

吕泊远已经快速穿戴完毕,风一般的速度出了门,隔壁就是洗手间,对面则是吴启的房间。

 

“来来来,给哥腾个地儿……”

“靠,我脸还没洗完呢!”

“别闹……”

“……”

隐约的吵闹声从门外传来,周泽楷仍然皱着眉,看了看那个像玩具一般的黑色手铐,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根针,三下五除二就给搞开了。

 

“哟~”

周泽楷刚出门便撞见洗完漱的吴启,对方跟他打了声招呼,竟然没急着走,而是饶有兴趣地看了眼他睡衣下露出的一片锁骨,眼中露出一片深邃悠远的光芒,趁着周泽楷反应过来之前,手欠地伸过去掐了一把小周警官的脸……

“………………”

“一会儿让小远儿给你找个高领的衣服,别这么出去勾引人啊。”

“………………”

“走了,拜拜。”

说着探身从自己屋里拎了书包往肩上一扛,真就这么走了。

 

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眉头不由蹙得更深——虽然看起来吕泊远是四人中攻击力最大的人,但是,吴启却是真正令他觉得危险的一个……

他总觉得,这个少年脑子里,装着数不清的坏主意,哪天一不小心,就被他套路了!

他几乎百分百肯定,昨天在巷子里堵自己的主意,肯定是吴启出的!

 

“咦,小周醒了?”

周泽楷背后一僵,光是听到这声音就有些头皮发麻。

是江波涛。

对啊……自己怎么忘了,论危险,眼前这个显然比吴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给你买了早餐,抱歉,我得去上课了,你自己吃完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哦……”

“诶,江波涛等等我,我马上。”

吕泊远火急火燎地从浴室冲出来,差点撞上周泽楷,刚要拐弯去卧室拎包,结果余光在周泽楷锁骨上一瞄,脚步突然一顿!

“靠!你等等!”

吕泊远边说着边跑到衣柜前一把将柜门拉开,没一会儿便只见一件件衣服从柜子里倒飞向地上、床上、桌子上……好不容易才被他从里面捯饬出来一件翻领的白衬衫,一把丢到周泽楷怀里,然后又火烧屁股似的朝玄关跑过去,临走前还不忘在一扇门前踹了几脚!

“别特么睡了,赶紧起!”

踹完便赶紧跑去玄关换了鞋,边换边对周泽楷嘱咐道,“一会儿你走的时候把门碰上就行,我走了啊。”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风卷残云一般从玄关鞋柜上面抓了一把不知道什么东西往包里一塞,赶在他关门前好容易应了声:

“哦……”

 

哦……?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白衬衫,再打量了下和昨天一样乱七八糟的大房间,努力确认了一遍自己昨天好像的确是被“绑”回来的?

然而此时房子的四位主人已经弃了老巢,还跟他说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哦,不是,还有一个还在睡……

周泽楷纠结地走到那扇被吕泊远踹了一脚的门前,想来应该是杜明的房间,试探地敲了敲门。

为了不让熊孩子迟到,人民警察也是操碎了心!

“杜明?”

周泽楷第一声叫出来时把自己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自己嗓子竟然有点哑!

他努力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又叫了一声杜明,结果,里面却丝毫没有动静?

停在门把手上的手轻轻一动,没想到门就这么开了,而屋子里,哪里还有少年的影子?

“……………………”

所以,竟然真的是他最后一个锁门???

 

 

周泽楷一早上都十分没精神,再加上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隐隐作痛,连喝了两罐咖啡也没反过劲儿来。

坐在隔壁的同事看他又是一顿,差点睡过去,顿时不怀好意地过来撞了撞他的肩膀。

“诶,我记得你昨天回去挺早啊?怎么,夜生活挺丰富哈?”

周泽楷茫然地看了他一眼,脑子里瞬间闪过一张始终带着笑的脸,忽而又变成一双锐利明亮的凤眸,呼得一下整个人都醒了!

“没……没有……”

他连忙摆手,却不知道自己脸已经红了三分,直接让旁边的同事露出一副“你别说了,我什么都懂”的表情!

“……”

周泽楷瞬间觉得衬衣的领子都变得勒人起来。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今天他们片区里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周泽楷匆忙收拾完东西就跟同事道别回家了,结果还没出警局的门,便收到一条短信,是个陌生号码。

[小周警官,我可以追你吗?]

“……”

周泽楷想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昨天一夜荒唐的起源不过是自己不想和几个少年纠缠,想一次解决了矛盾好过太平日子,结果没想到,后续发展像是脱了肛的野马拉也拉不回。

如果说一开始还能当陪这群小男生玩场游戏,但后来的发展却是在周泽楷的生活里划下一道浓墨重彩。无论是江波涛还是吕泊远,两个人做得事不可谓不出格,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消极抵抗也无疑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主要是对着一帮看似强横实际上有些“无助”(小周警官自以为)的高中生,他那点怒气也实在积攒不起来……

他匆匆回复了一句[不可以],便急忙朝外走去,结果这次刚出门又被人叫住了……

“咦,小周你怎么不骑车回去啊?”

是他们分局两女之一的那只母龙,周泽楷冲人礼貌地一笑,“昨天,车丢了。”

“啊?不是吧,你车不是在那儿放着呢吗!”

小姐姐个儿贼高嗓门儿贼大,声音就炸在周泽楷耳边,震得他瞌睡虫完全醒了,顺着她手指的地方一看,好家伙,可不就是自己那辆丢了的山地车么!

想也知道昨天是谁干的了。

怪不得杜明起那么早!

小王八蛋们!

 

周泽楷纠结地看了眼山地车细窄的车座,想了想自己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屁股,却又觉得跟眼前母龙小姐姐解释起来更加困难,干脆心一横推着车子上车走了……

平日里权当锻炼的骑行变得格外难受,中间还要拐一趟超市重新补充存货,看着手里的各种速食品,周泽楷竟然鬼使神差地想起吕泊远那手好厨艺。

在家自己煎牛排丝毫不比饭店味道差,昨天杜明还嚷嚷要他亲自下厨,想来厨艺是挺不错的?

周泽楷自知自己身为厨房杀手是没有这个享口福的命,无可奈何地结了账,拎着速食品的塑料袋挂上了车把,也不想骑了,就这么推着往回走。

结果,就是在昨天他被堵的地方,又出事儿了。

 

当然,不是他出事儿,是别人出事儿。

听到那一阵吵闹声时周泽楷便有些警觉地抬起了头,下一秒,竟然在人群里一眼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杜明和吴启。

他都没来得及感慨世界真小,身体就已经下意识地冲了过去。

巷子里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大部分都穿得花里胡哨,连头发都染得像是动物园现场,倒显得被围在中间的杜明和吴启像是两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奇葩。

杜明手里还拎着昨天那根甩棍,吴启则捂着手臂正跟人对峙,在他脚边四五米远的地方,一根一样的甩棍正孤独地躺在那里。

双方对峙没多久,便再次混战在一团,杜明和吴启只有两个人,吴启又失了武器,显然是处在下风,周泽楷几乎是没有片刻停顿,将手中的超市购物袋一丢,翻身而上,从地上捡起那根甩棍,便冲了上去!

周泽楷手中的甩棍像是长了眼睛,专扛对方的家伙事儿,却不伤人,偶尔几下打在对方身上的力道也是控制得极为巧妙,可见当初在警校的武术俱乐部里没白练。

对方几个人很快便被他打散了,要不是因为身后有些不舒服,单是那双大长腿便能让对方吃亏!

“我靠,你谁啊!”

人群里终于爆发出一声怒吼。

“警察,都不许动!”周泽楷用他那半哑的嗓子吼出这句时,没想到意外的有效,尤其是他已经随手掏出了腰间的手铐,几个花花绿绿的少年面面相觑,几乎是在瞬间便跑没了影儿……

周泽楷似乎也被眼前这些不禁吓的少年愣了一下,随即想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跟那几个小王八蛋一样无法无天,对方见是警察落荒而逃才是正常剧本啊!

“吴启,没事儿吧?”杜明将手中的甩棍一收,赶紧上去扶吴启,周泽楷也收起了手中的甩棍,上去查看他的伤势。

“没事儿,就刮了一下。”吴启朝两人摆摆手,看向周泽楷的眼神也变得灼热起来,他浑然没有刚刚虎口脱险的自觉,看见小周警官就按捺不住地想要调戏一番。

“哎哟小周警官,谢了啊。”

周泽楷被他一双鹰般的眼睛看得有些心里没底,偏偏现在这双眼睛里装着些笑意,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只好点点头,说了声“没事……”

“那帮混蛋就是欺负我们今天就两个人,周哥,我今天得回自己家拿点东西,你送送我们呗~”

杜明将甩棍毫无痕迹地往袖子里一收,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周泽楷,他本来性格就有些跳脱,此时看上去更像是个正常的开朗大男孩儿,周泽楷一时间也没想好要怎么拒绝,虽然送他们一程也没什么,但是……他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

“咦?小周警官,你怎么又买这些垃圾食品啊!”吴启却已经走到周泽楷丢下购物袋的地方,一眼便看到一个打翻出来的速食品盒子。

呃……

“哈哈哈,周哥肯定不会做饭,走吧走吧,我们请你吃饭,顺便报答你救命大恩啊!”

杜明说着就来扯周泽楷的手,周泽楷刚想拒绝,就见吴启“吧唧”把自己的购物袋子直接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推起他的自行车朝他俩走了过来,到他身边的时候还撞了撞他的肩膀。

“走吧,小周警官,‘吃’不了你的。”

吴启露出一脸无害的笑,和着杜明一起不由分说地将周泽楷拉走了。

 

结果这一走,就直接走到了杜明的家里。

 

路上两人跟他随口瞎扯聊天,说到他们四人组的情况。四个人其实都有自己家,但是做个“大龄留守儿童”挺没意思的,所以才搬到江波涛家的另一个空置的房子一起住,杜明这次是要回自己家拿东西,吴启跟他一块,正好从这条路经过。

却没想到遇到附近的小混混,见俩人穿衣打扮还不错,就起了劫财之心。

杜明说要请他吃饭的时候周泽楷还在心里不小心雀跃了一下,味蕾几乎立刻回忆起吕泊远昨天那顿可口香嫩的牛排,期望值不受控制的“蹭蹭蹭”地就上去了!

结果……

“周哥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昂~”

“那……三杯鸡?”

“好啊。”

“松子鱼?”

“没问题~”

“糖醋排骨?”

“你这么爱吃甜啊,对牙不好的。”吴启在一旁搭腔。

周泽楷顿时有些委屈,“这个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杜明一拍车把,附和道,“周哥你想吃什么都行!”

周泽楷刚刚才在心里忍不住雀跃了一下,结果只见杜明在眼前手机上“哗哗”翻动,不停按着什么。

“嗯?你在做什么?”

“啊?叫外卖呀!”

“……”

说!好!的!下!厨!呢!

周泽楷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骗!

刚才的兴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down到了谷底。

“好啦,我还点了点别的,等我们到家就都送到了!”

到家?

周泽楷刚到谷底的心突然谨慎地跳动了一下,下意识地朝吴启看了一眼……

对方回了一个“真诚”的微笑……

 

 

杜明家地段不错,房子也不小,不过还是比不上他们合住的那套房间多,果然正如杜明所说,刚进门没几分钟,外卖就跟着到了……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觉得不能让对方一个高中生破费,原本是以为他们要下厨才点了好几个菜,现在知道是点外卖,说什么都要把钱转过去给他,杜明眼睛悄咪咪地一转。

“那好吧,不过周哥你给我三分之一就行,我加你微信啊,你发我红包吧。”

吴启在一边心里忍不住呐喊了一声“卧槽!”

杜明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竟然要到了周警官的微信!!!!

小瞧你了我!!!!!

 

于是三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饭,短短相处两天时间,吴启算是发现了,周泽楷这人其实特别好养活,只要喂饱他,什么都好说!

如果能让他睡个懒觉,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重点是,不记仇!

当然,他知道,他们几个的年龄才是对方不记仇的最大原因……

 

周泽楷吃饱了就想着赶紧回家,完全没有“饱暖思淫欲”的自觉,吴启朝杜明使个眼色,这种活计杜明干起来显然效果要比他好上几倍。

毕竟这家伙看起来就十分人畜无害!

要是自己上,周泽楷肯定早就戒心满满了!

吴启在心里哼哼两句,心想,小周警官,一会儿你就知道“人面兽心”说的是谁了。

“周哥,你别回去了,没事儿,床够你睡的。”

“都大半夜了,再跑回去费这劲干嘛啊?”

“再说了,我家离你们局不是更近点嘛,明天还能多睡会儿,多爽!”

恭喜你少年,最后一句可算是说到点儿上了!

人畜无害的杜明(其实是能多睡一会儿)成功俘获了周警官的心,在四个人里,杜明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过出格行为的,在这一点上,他就大大地收获了周泽楷的信任。

完全没想过,昨天杜明没行动是根本没机会……

他还是昨天晚上才从吴启嘴里知道小周警官是同类的消息,显然这人的“同类第六感”评分也是不及格的……

两人将已经先行下嘴的江波涛和吕泊远唾弃一番,并迅速达成py交易,谋划一番,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喏,衣服,浴室在那边。”

杜明找了件睡衣给周泽楷,并给他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谢谢,麻烦了……”

周泽楷还是有些不自在,觉得自己太过打扰对方了。

“别别别,我的周哥诶,多谢你给我这个荣幸!你赶紧洗澡去吧啊~”

杜明家也是两个浴室,看着周泽楷进了浴室,吴启和杜明忍不住相视一眼,嘴角露出一副心照不宣的微笑,也先后去另一个浴室洗了个战斗澡,等俩人都洗完了,周泽楷恰好出来。

“周哥,你睡我房间吧,启子睡客房。”杜明光风霁月地朝人建议,周泽楷自然是不好意思占杜明爸妈的主卧的。重要的是,他们四个人里,好像只有杜明表现得十分无害,他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杜明顿时心花怒放,勉强才压住情绪没表现在脸上,行动却毫不含糊,上前双手推着周泽楷的肩膀,将人带进了自己房间。

杜明房间和他这个人差不多,墙上到处贴满运动海报,游戏海报,显得十分跳脱,重点是,那张大床,看起来至少有两米宽,因为长时间不住,床上还空着。

“看,我说床够你睡的吧。”

杜明突然在周泽楷耳边低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喷吐而来,周泽楷猝不及防,身子一僵,后颈寒毛差点竖起来。那瞬间,一股战栗感顺着脖颈延续到脊椎,一路向下窜去……

“杜明……”

“昂?”

“你……”周泽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身体下意识地退了小半步。

“你不会也……?”

“嗯?也什么?”杜明瞪大眼睛好奇地看向周泽楷。

就在周泽楷觉得自己有些唐突,准备摇头说“没什么”的时候,只觉站在他身侧的杜明突然靠近,竟然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摄住了他的双唇!

“唔……!”

杜明和他身高差不太多,两人接吻起来十分和谐,杜明的手也趁势搂住他的后腰,将人向自己这边一揽,两人已经紧紧贴在一起!

 

怔愣只是一瞬,周泽楷很快反应过来,而杜明也在他开始推拒之前,识趣地后退了半步,并离开了他的唇。

只是,搂着他后腰的手却是没松开。

 

周泽楷以为他要用强,刚泛起的一点愤怒和反抗之心随着他的后退突然陷入有些尴尬的境地,而另一边,杜明显然是心有谋划,掐着他的底线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周哥……”杜明声音软下来八个度,还带着点委屈的调调,配合着他之前给周泽楷留下的印象,简直是无往不利,吴启这个先行兵真是选对了人。

“你昨天,是不是跟小远儿做了?”

“………………”

周泽楷本来因为他的举动有些不自在的身体顿时完全僵住,脸也可疑地红了好几分。

“哼!!!我就知道!!!!!不行,周哥我要吃醋了,今天再见到你我就决定了,我可是准备要追你的!你答不答应?”

???

周泽楷无语,“我们才见过两次……”

“什么两次!三次好不好。”杜明不满地回道。

三次也不多啊骚年……

周泽楷简直无奈了。

说实话,身边虽然同类不多,但是以周泽楷的条件,再加上成天混在男人堆里,也一直不怎么缺过追求者。只是自从和初恋男友分手之后,一直没走出那段感情,加上不太喜欢社会上大多数男人的风气,因此,哪怕是追求者不少,却也从来没跟别人发生过关系。

这下好,一来来了四个!

还是一群不知道该拿他们怎么办好的半大学生!

 

“不……”

还没等周泽楷说出来个“不答应”,杜明已经干脆将人推向那张只来得及换了个床单的大床。

“我不管,我男朋友被别人先一步吃了,虽然是我兄弟吧,那我也不干!”

我还不是你男朋友……

周泽楷刚挣扎了一下,没想到这次杜明十分强势,又占了姿势的便宜,将他双手按在头两边,整个人压在他身上,更是让他使不上力。

杜明疯狂而急切的吻就这么落下来,周泽楷难受地不断摇头,身体也努力地挣扎,杜明的力气却很大,仗着姿势优势不停吮吻着他已经有些红肿的唇,更是顺着他的下巴一路啃咬到他的锁骨。

“唔嗯……”

昨天才被吕泊远盖过章的位置被杜明狠狠一咬,疼痛伴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直袭周泽楷大脑,他有些受不了地惊喘一声,下一秒却被杜明低头叼住了胸前战栗的果实!

“嗯啊!别……杜明……嗯……!”

靠……

周泽楷有些沙哑的声音叫出自己名字的瞬间,杜明感觉到一股邪火骤然升腾!几乎将理智烧灼殆尽,带着燎原之势迅速窜遍全身,最后狠狠砸在双腿间呼之欲出的部位!

“周哥……你要把我叫硬了……”

杜明声音也变得更加暧昧黏着起来,他简直要控制不住自己胸腔中那股剧烈跳动的兴奋,忍不住又狠狠亲了几口周泽楷!

周泽楷被他的话臊得耳根发红,这下不管他怎么亲,怎么咬,都死死抿着嘴唇再也不肯张口。

两人身体却依然随着亲吻的动作不断摩擦,本来睡衣就很薄,杜明还专门给他挑的一件睡袍,没蹭几下,赤裸白皙的大腿已经从衣摆后露了大片春光……

而就杜明的手已经伸进他的睡袍里,顺着令人鼻血狂喷的大腿抚摸到他温度灼热的股沟时,本来就没关严实的卧室门——

从外面被打开了……


3P点我上车


——————————

写了整整1w2!!!不夸夸我吗!不点心心吗!!!

想看方周重逢吗!!!

评论(54)
热度(276)

© 老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