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在河之周

all周向,主叶周,枪周,不吃翔周

不联文 不合志 不加群 么么哒

本子进度看主页更新,不用问代理客服~

【轮回周】 狎警 02

周泽楷双手反剪被那双漆黑的手铐束缚在背后,吕泊远将之前被他打飞的甩棍捡回来,“咔哒”一声收回成一根短棒。

他有双锐利而神采飞扬的凤眼,此时带着点少年意气,抬手拿着手里的短棒拍了拍周泽楷的脸颊,又像是有点嘴馋,拿手指在他白嫩的脸颊上掐了一把,凑头问道:

“诶,怎么今天不见你拿那个‘防狼pen雾’啊,小周警官?”


这个有些狎昵的动作让周泽楷有些不舒服地皱了皱眉。

对方连他名字都知道了,看来是在局里“熟人”多得不行了……

但是,又莫名觉得事情有些脱离想象。

 

“好了,赶紧回去吧。”

那个陌生男生将手中的刀刃收起来,一手拍了拍吕泊远的肩膀,周泽楷忍不住用余光看了他一眼,对身后的男生有些好奇。

原来那片刀子是和甩棍连在一起的,怪不得会这么长,让周泽楷没防备住。

当然他更好奇的是,这四个人竟然没给自己套麻袋先揍一顿……


于是,他决定再看看。

 

杜明消失了片刻,没一会儿开着一辆白色的跑车倒了进来,这么个破巷子,又窄又小,从大路上正着拐进来都不容易,杜明却三两下就将车屁股塞了进来,车技是真不错,去年才拿到驾照的周泽楷都有些惭愧了。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赞赏一番,整个人就被……塞进了后备箱里。

他这才隐约猜到了这群高中生的意图——

还真是实实在在的打击报复。

前两天自己抓了吕泊远,将人押进警车带回局里,现在这是要历史重演一回,带自己回他们“老巢”?

周泽楷觉得自己不对他们的“老巢”表示点好奇心,都有点对不起这群可爱的学生了。


吴启撕下一片胶带,想封住他的嘴以免半路闹出事,却被那个生面孔的男生制止了,隔着翘起的车盖,周泽楷看到那个男生眼睛里最后一片笑意。

他说,“不用。”

接着,车盖轰然落下。

视线终于被完全剥夺。

 

只是……狭小的车厢里声音却是无法隔绝的,一群大男孩儿上了车就完全收敛了刚才的戾气,和一般的高中生似乎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家里是不是没喝的了,一会儿拐超市买点。”这个声音是吕泊远。

“嗯。”

“晚上吃火锅?”吴启提议。

“吃个蛋的火锅啊,叫小远儿做饭,丫的为了这家伙老子今天堂测都没考。”这么毛毛躁躁的,是那个叫杜明的没错了。

“考不考又没区别,反正又考不过江哥。”伴随着一声口香糖泡泡被咬破的声音,吕泊远懒懒地鄙视道。

“切,说得跟你能考过江哥似的。”杜明嘟囔着嘴十分不服。

“我要求可没那么高,比得过你就行了!”

接着,周泽楷敏锐地捕捉到一声很轻的笑声,猜是那个不知名男生。

 

少年老成。

他在逼仄的后备箱里翻了一下身子,给那男生贴了个标签。

 

 

小兔崽子们拎着从超市买来的战利品上了楼,晚饭——速食品——被丢在巷子的周警官被留在车厢里饿肚子,无人问津。

他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反思自己是否太过鲁莽。

黑暗里时间过得异常缓慢,哪怕心理素质过硬,长期待在这里也让人心生恐惧。背后的手铐在他眼里像个可爱的玩具,随手就能撬开,要不是怕类似的报复以后会层出不穷,周泽楷也不会留到现在。

然而,把他丢在这里一晚上可就过分了啊。

周泽楷正寻思着结束这场游戏起身逃跑,高中生的恼羞成怒无限找茬先放一边,他的腿已经有些找不到知觉了。却就在这时,听到一串脚步声在空旷的车库里响起。

脚步声停在了车后备箱前。


车库里暖黄色的光线随之照进来,对于黑暗中的周泽楷来说却还是过分刺眼了,待到最初的那片炫目感过去,他才重新睁开眼,看向来人。

是吴启。

“哟,饿坏了吧?”

他冲周泽楷咧嘴一笑,又向他展示了下手里端的盘子,色泽美好的牛排被切成一块块,码得整整齐齐,散发着勾人的香气。

吴启手里拿着叉子,叉了一块,主动递到周泽楷嘴边。

真是不错的“俘虏”待遇。

周泽楷心想。


可惜,他刚要张嘴接受投喂,没想到嘴边的牛肉一下子“抽身而退”,男生眼里笑意更深,一口将刚递出去的牛肉塞进了自己嘴里。

周泽楷:“……”

真是个恶劣的小孩儿!

吴启看着周泽楷的眼睛,那是双十分标准又漂亮的桃花眼,这双眼里的情绪仿佛都看得透——正在说自己恶劣。

啧,他觉得不能白白被周警官腹诽。

于是做了件更加恶劣的事情。

 

残留的牛排香味传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大脑轰然一片,差点当机。

少年人故作镇定的一张脸近在眼前,双眉飞扬,微挑着看他,带着一点挑衅,却被眼中戏谑的笑意硬生生压下一半。

柔软的嘴唇凶狠地相撞,吴启趁着周泽楷愣神的瞬间已经将舌头伸进他嘴里,灵活地舔遍他的齿列,带着浓郁的黑椒酱香味侵占了他的口腔。

周泽楷一脸懵逼两眼茫然,直到吴启食髓知味地舔了舔嘴角,得意地看向他,这才三魂归位七魄回壳。

“真香。”

吴启咂咂嘴,十分回味地说道。

周泽楷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远说你也是gay,我之前还怀疑,现在可以肯定了。”吴启朝他眨眨了右眼。

周泽楷:“!!!”

他觉得这句话里的潜台词简直不能更多!

他当然听说过,gay之间会有识别对方和自己性向相同的雷达,也很容易被同类吸引。但是……如果所谓的“同类第六感”有评分标准的话,周泽楷大概是要不及格的……

杜明对能看到周警官骤然变了的脸色表示成就感十足。

周泽楷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被一个比自己小四五岁的男生给调戏了……而更糟糕的是,他似乎从吴启的眼里看到了这场半路劫持不得了的后续……

 

“吴启。”

正当周泽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要挣脱手铐撂到吴启跑路的时候,又一个人声响起,听着像是那个“少年老成”。

“啊,江波涛你走路没声的吗吓我一跳!”吴启一跺脚,倒不像真的被吓到,声音里还透露着一丝不满。

原来他叫江波涛。

江波涛又是习惯的一个微笑,“怎么,我打扰你好事了?”

吴启鼓了鼓嘴,没答腔。


“行了,跟我一起把人弄上去吧,再这么关下去要出事。”

吴启的回答是举了举手中的盘子,表示自己腾不出手。

江波涛摇摇头,像是对他的袖手旁观早有心理准备,干脆自己走到后备箱前,弯下腰,然后一把将周泽楷给抱了出来。

周泽楷:“……”

他觉得有必要重新估量一下自己的体重问题,严肃。

 

但是不得不感谢江波涛,以他现在双腿麻木的状态大概是没办法自己好好站着的——虽然他更想被“拎”出来而不是被“抱”出来。

江波涛像是洞悉了他此时糟糕的身体情况,竟然没把人放下,反而抄着他的膝弯和后背,将人横抱着直接向电梯走过去。

周泽楷:“……”

不……他觉得他还可以抢救一下!

可惜其他两人并没有听到他崩溃的心声,吴启夸张地嚎了声“哇靠”,从他声音里竟然还听出来点羡慕,端着盘子颠儿吧颠儿吧就跟了上来。

 

周泽楷被人抱着一路坐电梯上了楼,出了电梯吴启先一步去开了门,亮敞的客厅便映入眼帘。

只可惜,再大的房子都禁不住几个未成年男生的长期蹂躏,偌大的客厅里试卷、书本、零食、游戏机乱丢一气,格调成功从高档小区降到了高中宿舍——还是没宿管查卫生的那种。

稍微有点洁癖的周泽楷轻轻皱了皱眉。

但是……身为一个“俘虏”好像也没有他挑剔的份儿。

吕泊远刚好从厨房出来,还围着个花花绿绿的围裙,抬头就撞见周泽楷“被横抱着”进来了……

于是他端着盘子,穿着围裙,眉一扬,冲周泽楷吹了个口哨……

硬生生把周泽楷浑身寒毛都吹起来了。

他觉得他现在跑应该还来得……

“咔哒”门口的保险门被吴启落了锁。

好吧,应该是……来不及了。

 

周泽楷被放回地上,紧接着手腕一紧,柔韧的布条一匝匝地将他手腕牢牢束缚住,取代了在他眼里像玩具一样容易挣脱的手铐。

周泽楷回头,正撞进江波涛一片深意的双眼里。

他什么也没说,但是周泽楷却觉得他什么都能猜到。

“时间长了伤手。”江波涛晃了晃手中的手铐,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堪称真挚和温柔,如果他对面是个女生,保不准就要产生一种陷入爱河的错觉。

啧,从小就这么会撩,真是……后生可畏。

周泽楷觉得自己作为一个gay,都差点要被撩到了。

他只好老实被江波涛带到客厅中央的一个椅子上坐下,很快杜明上来用绳子将他的腿也牢牢绑在了椅子腿上。

——这下,可就真的没法逃脱了。


四个少年却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一坐,杜明手里还端着个盘子,正在吃切好的牛排,丝毫不考虑一个从中午之后就没再吃过饭的人民警察的心里感受。

“姓名?”吕泊远像模像样地拿出个本子,冲周泽楷问道。

简直是把警察问话的那一套学了个十成十。

“周泽楷。”周泽楷有些不自在,毕竟坐在相反位置还是第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陪这群学生继续玩角色反串的游戏。

“年龄?”

“二十二。”

“我靠,不是吧,这么嫩的吗?”杜明嚼着牛排含含糊糊地感慨道。

周泽楷:“……”

如果他没记错的,杜明的资料上写的应该是……十七来着?


“咳!”吕泊远瞪了一眼杜明,飞快在纸上写下来,又无意识地在纸上敲了敲,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把后面那些无聊的问题“刷刷刷”抹去,张口来了个直球:

“有女朋友吗?”

“……”

这下,四个人的目光全都饶有兴趣地看了过来。

“……”

周泽楷在一群少年的围观下,有些无语地摇了摇头。

“哦…………”吕泊远拉长了语调打量着他,一双凤眼微微眯着,是十分漂亮的慵懒和性感。

他又问道,“那,有男朋友吗?”

“……”

“……”

“……”

周泽楷脸颊有些不可思议地被问红了一大片,吕泊远似乎没想到这漂亮警察是这么个路子,打起架来明明挺野,怎么一坐下这么纯情!

搞得他都不好意思问了!


周泽楷嘴紧得像个河蚌,不肯回答。

“那我就当没有了啊!”吕泊远抓了抓头发,却压不住内心突然窜起的那股焦躁。

“哪个警校毕业的?”

坐在另一边的江波涛突然开了口。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不算什么隐私,就报了自己的母校,那是一所重点高校,声名在外。

“学习不错。”江波涛带着笑意赞叹道,

杜明轻轻“切”了一声,叉子一丢,吃饱了。

他将周泽楷上下打量了好几遭,都快要把周泽楷给看毛了,才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说道,“报下三围?”

“……”

周泽楷拒绝回答!


“快说!不说我们自己量了啊!”杜明假意恐吓,其他三人竟然也不约而同地打量起他来,这让周泽楷浑身都不舒服地出了一片冷汗。

他这下真的可以完全确认了。

什么叫“臭味相投”!“抱团取暖”!“共同作案”!

一群性取向为♂的高中生!

小混蛋们!


周泽楷低着头,脸上烧成一片,打死不肯说。

吴启朝杜明抛了个眼神,杜明又将眼神抛给吕泊远,江波涛则是坐在旁边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哦~~~”

屋子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看好戏的嘘声,几个男生各自从沙发上窜了出来,杜明先一步直接跨过茶几,飞快冲上来解开了周泽楷腿上的绳子,后来居上的吕泊远仗着自己个子高,将周泽楷往肩上一扛,朝卧室走去!

!!!


周泽楷惊了一下,不知他们要做什么,内心先泛起一阵恐惧,卧室却近在眼前,几步便到,还没来得及质问,已经被吕泊远扔在了床上!

“唔……”

手仍在后背绑着,杜明和吴启一人一边压住他踢蹬的双腿,江波涛则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条卷尺。

吕泊远的手指从他后颈慢慢滑到后腰敏感的凹陷处,激起他阵阵颤栗。

“那你是在邀请我们给你量一下吗?”

杜明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吕泊远已经一把掀起了他薄薄的一层T恤布料!


“嗯……不要……”

冰凉的塑料软尺贴上来,随即腰被搂住了,向上抬起,江波涛手中的软尺在赤裸的腰部绕了一圈,又在背后收紧,他所有的挣扎却都被其他少年合力死死压住!

周泽楷觉得江波涛的手指像是带着火苗,烫得他难以忍受。

“80.5……”

带着笑意的声音轻轻报了个数字。

“哇哦~“

“卧槽卧槽……?“

“哎哟,真细!“

一群起哄声将周泽楷淹没其中!

“放、放开!“周泽楷又羞又恼,声音终于有些急了,却空拳难敌四手,他甚至觉得吴启和杜明按着他小腿的手都变得灼热起来。

无情的软尺却已经朝上挪去,穿过他被押在身后的手臂,到了上半身。不知道是自己过分敏感还是江波涛有意为之,周泽楷感觉到软尺恰好压在了他胸前凸起的位置,还在调整着刻度摩擦那里。

T恤被完全撩到上面,塑料软尺贴着敏感的部位转动摩擦,周泽楷身体瞬间就紧绷起来,按着他的杜明和吴启敏锐地察觉到了。

少年人眼中腾起一片热意,久久难消。

江波涛已经报出第二个数字。

“88.3……“

不用他说,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看得到,精瘦的后背,凸起的蝴蝶骨,稍微成型的胸前肌肉,漂亮而又性感的身体深深吸引着少年人们的目光。

周泽楷将脸埋进床单里,呼吸声却因为愤怒和羞耻而越发粗重。

裤子扣子被解开,吕泊远的手却停了一下,他饶有深意地看了眼周泽楷的后脑勺,终于还是没拉下来拉链,而是叫江波涛就这么隔着衣服量。

却又在周泽楷挺翘的屁股上重重揉了一把。

“唔……”

周泽楷浑身一颤,又咬着牙死死忍住,他已经放弃了挣扎,想尽快从这场无休止的闹剧中脱离出去。

身体不受控制地在升温,甚至起了糟糕的反应。

刚才,吕泊远一定发现了……


“95.7……”

最后一个数字从江波涛嘴里吐出,周泽楷这才像浑身失了力一般软回床上。


————————————

熊孩子们真会玩……


来猜一猜谁是第一个吃到小周的人?第一个猜对的有奖励←_←

评论(28)
热度(270)

© 老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