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在河之周

all周向,主叶周,枪周,不吃翔周

不联文 不合志 不加群 么么哒

本子进度看主页更新,不用问代理客服~

【轮回周】 狎警 01

轮回不良少年团x小周警官

1-2剧情,3-4吃肉,5群p番外

日漫风狗血剧情,超级ooc,慎入!

——————————————

今年七月周泽楷刚从警校毕业,成为“为人民服务”洪流中小小的一滴。

当年xx警校所有女生公有的梦中情人,身穿制服,肩扛两杠,头戴警帽,脚踏皮鞋,宛如法制教育片里走出来的现成演员,第一天入职就引发了局内雄性的集体危机感。

幸亏他们分局并没有“警花”这种神物,因此这份危机感并没有持续几秒钟,雄性前辈们望着周泽楷那张过分帅气的脸,甚至还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

——你说你长这么帅,干嘛想不开要念警校呢!

——可怜的孩子,还没对象呢吧!


大概是早在警校时就对7:1的男女比例有了深刻的了解,周泽楷入职之后倒是对“同事只有唯二女性,其一是人母,其二为母龙”的现状泰然处之。

唯一没法泰然的大概是……

从小到大的正义感和责任感还没来得及发挥点作用,就被接踵而至的大爷大妈们给淹没了。

周泽楷第三次帮张大爷爷找回了他家的猫,下楼的时候顺便帮二楼王大妈家门口的声控灯修好,刚好有个前辈在附近出警,便蹭了前辈的警车回局里,万幸不用把自己暴露在S市八月的艳阳天里。


“车门上有水,自己拿。”前辈边开车边跟他说道。

“谢谢。”

周泽楷出了一脑门汗,却固执地没把警帽摘下来——他在警局一群糙汉里可谓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奇葩,中规中矩到令人发指,前辈早已习惯。

周泽楷拿了水拧开盖喝了一大口,这才在车内的冷气里深深吐出口气。

“哈哈,这俩月过得挺操蛋的吧?”前辈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冲他眨眨眼。

周泽楷擦了擦额头已经快要干透的汗水,答了声“还好。”

可惜前辈完全没有体恤人的意思,还唉声叹气地来了个落井下石:

“唉~你可好好享受现在的太平日子吧,等再过半个月,想消停都消停不了咯。”


老司机一语成谶。

 


周泽楷入职的第三个月第一天,终于接到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案件——学生暴力事件。

俗称,打群架。

他们分局附近就有一所高中,据说不只是在他们区,哪怕拿到整个S市,也是赫赫有名的重点中学。

只是,再亮的地方也有灯下黑,十六七的少年正是血气方刚一点就炸的年纪,重点中学也不能免俗。

当时跟周泽楷一起去的还有三个前辈,现场一片混乱,警察到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都有些慌神,只有少数几个像是打红了眼,对周遭发生的事充耳不闻。

人群里有个长头发的学生,发尾在脑后梳成一绺,身材却高大挺拔,丝毫不会被错认成女生,他用校服外套盖住另一个人的头,几记拳头又重又狠地砸下去,只听到被闷在校服外套下的人吱哇乱叫,声音隔着一层布料传出来,憋闷而痛苦。


周泽楷第一个下车,见此情形直接抄着警棍就上去了!

他身高腿长,没几步就迈了过去,一把抓住施暴的长头发少年,还好还留有一丝理智,没对高中生动用警棍这种“重兵器”,而是一把掏出辣椒水喷雾,朝那个还想挣扎着打人的男生劈头盖脸地喷了一通。

“卧槽!咳咳咳!!!”

辛辣的喷雾迎面而来,少年一声怒骂接着一串呛咳,胡乱想挣脱,却被周泽楷牢牢钳制住,后面有个男生见同伴吃亏,毫不犹豫地一脚朝他踹了过来!


周泽楷耳边生风,钳着长发少年的手,将人一推,自己也飞快一侧身,避过身后那一脚,而后借着手上的力一跃而起,反身一腿横扫过去,将偷袭者“砰”得一声踢到了一边!

身后同事接连赶来,迅速制住其他人,有几个望风而逃的也不急着追,反正压回去一个个问,总能逮全乎的。

周泽楷将长发少年双腕一压别到身后,随着“咔擦”一声,手铐落锁,将人完全制住,押进了警车。


长发少年有些不逊地挣了挣,却被他按住,顿时更加恼怒地回过头来看向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警察。

能让全警局雄性动物一起扼腕叹息的那张帅脸便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眼里。

周泽楷因为剧烈运动脸颊发红,额头还出了些汗,看起来却丝毫不显狼狈,在这个阳光照不进来的小巷子里,像是个格格不入的外来者。

还在闪闪发光。


长发少年“啧”了一声,心想,真是见了鬼了。

一个条子长这么好看干什么!

 


警笛呼啸作响,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局里,一帮不良少年们被分头看押审讯,周泽楷连口水都没喝,跟着前辈一起去旁听,做笔录。

周泽楷看了眼面前坐着的“始作俑者”,正是之前被他制服的那个长发少年。

吕泊远:男,十七岁,S市第五中学高三一班学生。

父母从商,常年在国外,上次回来还是因为他被拘留。

当时他父母到的时候吕泊远自己都把罚款交过了,因此忙碌的两位大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第二天儿子就回了学校。结果没过一个月,吕泊远又被带到局里“喝茶”,这回他父母连回都没回来,上次打通的关系,这次直接一个电话,解决问题。


周泽楷看着记录本上的累累前科半天没说话。

他原本心里是有些奇怪的……

走社会的小混混听到警车鸣笛尚且知道逃窜,这些十六七的小男生怎么就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见到警察来丝毫不躲,竟然还迎头直上?

这已经不是胆大包天的问题了。

现在他明白了,的确不是胆大包天,而是习惯成性。

 


这回吕泊远连看守所都没进,笔录做完前辈把人警告了几遍就放人走了。

问题少年们无一例外地都被叫了家长和班主任,警局里一时间热闹非凡,走出门才发现厅里一片沸反盈天,有教训孩子的,有父母互相争吵指责对方的,有无助哭泣的……

周泽楷收拾了记录本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吕泊远的最后一片背影,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行而过。

在一群被父母教训的熊孩子中间,他一个人的背影显得分外孤单,却又梗着一副少年人无所畏惧的洒脱。


那瞬间周泽楷竟然生出一股“很无助”的念头,三个月来的种种打破了他进警校时的所有美好愿景,如果说不间断的街里琐事磨破了刚刚褪去的青涩,那么,这个可恨又可怜的叛逆学生便是让他生出一丝迷茫和无助,不知该从何下手,也不知该如何践行自己一直以来心中的那份正义。

只是,那个叫吕泊远的少年,应该比他这个旁观者更无助才是。


就在周泽楷纠结是吕泊远无助,还是自己更无助这个问题时,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一左一右将手搭在了吕泊远肩膀上。

左边的少年一头干脆利落的短发,只是左耳朵上钉了个张扬的耳钉,右边男生头发略长,却生得十分精神,阳光正好打在他的一边侧脸上,露出一个安抚的表情。


吕泊远像是跟他们说了什么,那个戴耳钉的男生突然回头看了眼局里,正迎上周泽楷的目光。

他提起嘴角朝周泽楷露出一个颇含深意的笑。

眼睛里像是流转着明亮却狡黠的光。


三个少年没再逗留,很快消失在了周泽楷的视野。

他却无端端后背窜起一片寒颤。

 


那天的事件没在警局里留下多么浓墨重彩的影子,第二天周泽楷依然奔波于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中,爬墙爬树通电通水的本事蹭蹭见涨,也在管区的大爷大妈们这里混了个脸熟。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像周泽楷这样长得这么帅,家境也不错的男人,作为当初全警校女生的梦中情人,至今却仍然单身,只可能是两个原因:

第一,性格有问题。

第二,他是个gay。

很不幸,他两个全中了。

周泽楷从小到大都是出了名的话题终结者,“三句必死”都算是夸奖,因为往往他的“三句”加来都超不过五个字。

从小到大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情就是高中毕业报考了警校,最自豪的事情是身体不像内心一样腼腆内向,曾在警校的武术俱乐部里“一腿成名”,出了名的能打。


因此,可想而知,面对一帮老头老太关于对象问题的“热心推销”,内心并不如身体一样豪迈外向的周泽楷只能用“狼狈”来形容,更何况还有“性向”这一不可逾越的第二原因压着,解释起来就更为费劲。

得亏了他虽然嘴笨,但早就练就一副“以一笑过百关”的独家神功,配合那张人畜无害的条子脸,简直无往不利。

 


周泽楷将今日出勤记录写好,又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准备回家。

S市大得离谱,他们警局离父母住的地方要横跨一个黄浦江,所幸作为最早的一波拆二代,再加上父母也有些家底,手里加起来一共有两三套房。

他现在住的这套房离警局才三十分钟车程——自行车车程,原本是打算租出去给别人的,现在倒是方便了他。

周泽楷骑着自己的山地车往回家走,中间拐了趟超市采买储备粮,也就十分钟的工夫,结果一出门,山地车不见了……


周泽楷:“……”

没关系,二手的。

周泽楷挺看得开,买的时候就没想它能坚持多久,一辆车子,还不够他手里这一趟超市花的费用,干脆拎起装着各种速食品的袋子就迈开了他那双大长腿,继续朝家里走。

只是这路走起来就得小心点了。


周泽楷的直觉向来很准。

那天警局门口三个少年的背影还没从脑子里抹去,那股无端而来的危机感却形同实质,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才对得起阳光下少年狡黠的笑意。

直到在某个路口他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终于停在原地,警惕地看着前方的拐角处。


这是个人流稀少的小巷子,穿过这条巷子就能到另一条路,周泽楷抄近道习惯了,今天也没破例,他对自己的身手颇有自信,只要不是动辄几十上百人,他都可以应付得来。

藏身的少年们似乎也察觉了目标的停步,没一会儿干脆就露出身形,一个两个三个,正好是那天警局门口的三人组。

“哟。”吕泊远抬手朝周泽楷打了个招呼。他长得不赖,长发依然在后面干脆利落地绑着,嘴角刻意勾出弧度,带着股少年人的傲慢不逊。


来者不善。

周泽楷已经将手里硕大的超市袋子放在了地上。

站在中间的吕泊远朝人吹了声口哨,觉得这个条子真是合自己胃口,又帅又能打,还聪明警惕,知道看人脸色。

但是再合胃口,也得先把事儿了了,再决定要不要嚼一嚼。

 


周泽楷看了眼他身边的两人,那天三人走之后他就调档案查过了,杜明和吴启,是吕泊远同学。三个人不同班,都是他们局里的“常客”了,这俩人家庭情况和吕泊远有点像,大概是有些惺惺相惜一拍即合的意思。

当然,此时此刻他还没想过几个少年会是因为另一种“臭味相投”才凑到一起的。

他只知道,重点是……

这几个家境不错的不良小少爷,也都是稍微练过的。

一个吕泊远打不过他,三个呢?

或者说,四个呢?


周泽楷侧头看了眼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身后的男生,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他脸上戴着副镜框,没有镜片,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眼中甚至含着一缕温和的笑意,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他充满戒备和攻击性的肢体语言却不是这么说的。

“前两天多谢周警官关照我哥们儿,我们不回报点也说不过去不是?”

左耳朵打耳钉的男生是吴启,他一扬眉,另一个男生,也就是杜明已经和吕泊远一起冲了上来,袖口下的手心滑出一段银色的精钢,还未到周泽楷身前,随着扬手的动作,“啪”得一声,金属甩棍应声而长,想打周泽楷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棍子下去,水泥柱都能被敲碎了,更何况是人骨头!


周泽楷不是没有戒备的,更何况他熟悉甩棍这东西,他们局里不少前辈都有,他自己家里也放着一根。因此,在看到金属反光的一瞬间身体已经做出反应,脚下用力身体朝旁边转了半圈躲过吕泊远手中的长棍,随即脚尖一勾一挑,将刚放到地上的超市袋子连带里面的速食盒子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朝杜明兜头抛去!

速食盒子砸了杜明一身,吕泊远已经继续黏上周泽楷,却被周泽楷眼尖地一脚踢在手腕,甩棍脱手而出!


后面的吴启也紧跟着赶来,周泽楷已经快速从后腰抽出来金属手铐,一抬手拦住了他挥来的棍子,手铐绕上甩棍,借着一股巧劲儿,反而将它甩了出去!

周泽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身前三人压制住也不忘防备身后一直没动静的第四人,直到将杜明手中的甩棍踩在脚下,横手挡住吕泊远的肉拳,才稍微松一口气。

结果这口气却没松完。

 


“别动。”

身后猝不及防间传来一声“警告”,与此同时右侧脖颈贴上了段冰凉的薄刃。

周泽楷有些不可置信地想回头看,却被警告的刀刃制止。

一串鲜红的血珠顺着脖颈染上他麦色的皮肤。


吴启趁势从他手中将手铐抢过来,顺手丢给身边的杜明,转而从自己兜里掏出另一副纯黑的手铐,一把扣在了周泽楷的手腕上!

“咔擦”,落了锁。

评论(5)
热度(245)

© 老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