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向,主叶周,不吃翔周
不怎么混圈,默默产粮,努力填坑
爱我所爱,写我所爱,其他都是过眼云烟,过眼云烟~

【叶周】旅行 第二章(完)

这章写得磕磕绊绊,总算是将小周的心境捋顺了,之后就可以开始开心地飚剧情了!


——————————————


15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脑袋像是要裂开一般,待了片刻才神志回笼,嘴里干渴得几乎冒烟,还好刚坐起来嘴边便被递过来个杯子,他现在连眼皮都懒得睁,闭着眼就着身边人手喝了好几口水,松了口气又朝枕头栽回去。

“卧……槽。”现在哪怕轻轻一震都感觉脑袋要裂了,一跌回枕头叶修忍不住骂出了声,逮住身边人的手就放到自己额头蹭,凉凉的十分舒服,忍不住多蹭了两下。完了还嫌弃上了,稍微用下力将人拉下来,睁开眼果然对上周泽楷那张俊脸。

“手怎么一直这么凉。”

周泽楷没说话,眼底还有些困倦,想来昨天也没睡好,看他缓过来就脱了鞋顺着叶修的力道上了床。

叶修虽然酒量差,但是胜在酒品好,喝醉了也不闹也不吐,昨天上了车没多久他就昏昏睡过去,只是断片前的事情还模模糊糊记得,手上也忍不住像昨天晚上一样撸了撸周泽楷毛茸茸的头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叶修头疼了一整天完全不想动,今天是周末周泽楷也没什么事要做,便一直留在这边陪着他,叶修又睡了一觉却是越睡越头疼,等周泽楷一醒就拉着人干点没羞没臊的事情,偏偏仗着自己头疼还指使周泽楷主动坐上来自己动,看着周泽楷吃力又有点害臊的样子十分得趣,自己专心躺着享受。

只是到后面周泽楷渐渐来了感觉,动作越来越顺畅,脸上也带上了那种勉力矜持又沉溺其中的表情,一双眼睛里泛着薄薄的水光,叶修看得直想翻身找回主动权,却被针扎似的头疼给逼了回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懊恼。

两人也没有闹腾多久,吃过饭,不到傍晚的时候周泽楷自己坐车去了文客北的会所,临走前叶修似乎是想说什么,眼中也含着一瓢深意,周泽楷权当没看出来,规规矩矩道了别,离开了叶修家。

他自然知道叶修眼底的意思,现在余总基本摆平,按说他也没必要再去文客北那边打工求罩。再说经过上次的事情,在场的人哪个也不傻,谁不知道他现在是叶修的人?甚至可能不用多久,这个消息便会在那些人的小圈子里传遍,被人当做饭后谈资来回咀嚼。

周泽楷不知所谓地突然轻轻笑了一声,眼中却毫无笑意。

另一边,叶修看着手里再次被周泽楷“遗忘”的腕表,轻轻笑着摇了摇头,带着点无奈和宠溺的味道。

 

16

周泽楷终究还是辞去了会所那边的工作,最后一次见到文客北的时候,从他眼睛里周泽楷便知道,那天在酒会上的事情想必文客北也已经听说了。

文客北倒是没有多做表示,本来他就对周泽楷这个人颇有好感,不然也不会冒着得罪余总把人收留在自己这里。而且,他对叶修的人品也放得下心,哪怕真的是一时玩玩也必是好聚好散,他们这帮子人对此早已习惯,谁在外面没点自己的乐子,只要不捅到长辈那里,不闹到无法收拾,都无伤大雅。

周泽楷回了学校安安稳稳地继续上课学习,他在音乐上面造诣不错,偶尔被老师推荐去参加些公开演出,拿了好几个奖,表演上面却是有点差强人意,尤其是台词上面,堪堪挂在及格线上,让他的台词老师简直愁白了头。

临近五月的时候,身边不少人蠢蠢欲动,尤其是和音乐沾点边的专业里,国内某大型歌手偶像选秀节目正式开始报名海选,甚至有人来问周泽楷,他只是摇了摇头,说没这个打算。

结果第二天便接到了叶修的电话。

闪烁的手机屏映在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暖色调的屏幕背景像是在他眼中点着了一簇小小的火苗,直到屏幕暗下,火苗熄灭,空旷的宿舍里再次安静下来。

他面前像是岔开好几条不同的道路,一步行差踏错,就永远没办法回头了。

 

17

“嘿,不接电话。”叶修耸肩笑了声,对面坐着的女人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还朝他喷了个烟圈,“能看到你吃瘪,真是不容易。”

“嗳,这就不地道了啊。”叶修略显无奈地看了对方,楚云秀是今年选秀的主要负责人,叶修问过她知不知道一个叫周泽楷的男生,她还真有点印象,似乎是去年参加过这个比赛,但是在晋级赛刚开始没多久就被人偷偷弄下去了。这些事情屡见不鲜,楚云秀原本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竟然是叶修的人。

酒会上“英雄救美”那出,显然楚云秀也是有所耳闻的。

叶修心里早就有所计较,从楚云秀嘴里听到一点也不意外,这个圈子鱼龙混杂,泥流汹涌,按下去个毫无背景的小男生毫不费力,周泽楷就如同一条清澈溪流,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然而,水至清则无鱼。

“嘿,要我说你还是自己小心点,我听说我们亲爱的大余总可是差点被踢断命根子。”楚云秀眼中闪着点狡黠,又藏着丝不屑,不只是对这肆意横行的人渣,更是有点针对过刚易折的周泽楷。

叶修听出来她话底意思,跟着笑了两声,却又摇了摇头,“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18

周泽楷终究还是被叶修堵到了,叶修百忙中抽出空去见了趟楚云秀,给人把拦路障碍扫得干干净净,结果这人可好,一缩身子躲得不见人?

叶修可不干。

叶修知道周泽楷为什么不接他电话,他握着手里的腕表随意抛了两下,看着对面沉默不语的周泽楷,禁不住有些乐。两人从他学校回来直接到的家,叶修竟然没先跟他计较不接电话的事,而是撸起来袖子亲自下了厨。

周泽楷吃得不多,又不挑食,一如既往的好养活,也一如既往地沉默,叶修最喜欢吃饭的时候跟人谈事情,大概是早年独自在外闯荡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周泽楷只能陪着听,至于听进去多少,他可不敢保证。

顶着一张俊脸往对面一坐,叫吃饭吃饭,叫喝水喝水,叫听话……

就油盐不进了……

周泽楷看起来再怎么温文无害,也不过是刚不到二十的年轻小孩儿,有着这个年纪的孩子们通有的叛逆和执拗,将叶修无端而来的好意和潜规则放在一块儿,似乎真有那么点顺理成章的意思。

说起来叶修也稀奇自己怎么能上心到这个地步,

吃饱喝足,两人瘫在沙发上打游戏,周泽楷意外地打得不错,两人走一路互相配合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打起来还贼凶,完全没有表面一脸无害的样子。

等消食做得差不多了,他又被叶修拉去床上做深入运动,这会儿周泽楷又一改之前的油盐不进,两条长腿开开心心在叶修腰后一夹,一直玩到了后半夜。

叶修想起楚云秀的嘲讽,暗指周泽楷过刚易折。可是他身下这个人啊,一如往常那样,矜持却又渴望,内向却不忸怩,外柔内刚,甚至比叶修还要强硬几分,哪怕身为清流也敢钻进泥潭,哪怕身遭挫折也锐气难消。

叶修没跟楚云秀说,他前几天才从文客北那边知道的消息,周泽楷为了能上艺校跟家里人吵翻了天,放弃了全国数一数二的正统高校,瞒着家里人改了志愿,独自一人北上到B市。

叶修仿佛看到十年前离家南下的自己,带着一股少年人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一条路坎坎坷坷走过来,竟然还带着一丝莫名的自信,和终有一天必然成功的狂妄。

“小周,你需要一棵大树,不是我,也会是别人。”

身体负距离接触,周泽楷将头埋在叶修肩上,听到叶修看似轻松实则郑重的一句话。

他没回答,只是伸手搂紧了叶修的脖子,任凭又一波快意将自己淹没。

 

19

报名最后一天,周泽楷还是被叶修拎到了楚云秀面前,楚云秀看着眼前的周泽楷,已经回忆不起来去年他是什么样子,却也很快明白了叶修那天话里的意思。

周泽楷的确不如她之前所想,有抱负,有锐气的少年人何止千万,到了这个圈子,或陷入泥潭随波逐流或过刚易折早早淘汰。楚云秀原本觉得周泽楷是后者之一,却没料到他没学会圈子里这一套虚与委蛇,却有了自己那一套圆滑世故。

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自己的舍弃。

如果说去年的周泽楷能让她过眼便忘,那么现在的周泽楷则是让人一眼终生,像是一只向火而生的凤凰,历经涅槃才得以重生。

 

20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个道理,周泽楷终于从叶修那里,清楚地了解到。


评论(18)
热度(116)

© 在河之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