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向,主叶周,不吃翔周
不怎么混圈,默默产粮,努力填坑
爱我所爱,写我所爱,其他都是过眼云烟,过眼云烟~

【叶周】旅行 第二章(下)

前文:

第一章(上) (中) (下)

第二章上) (中) 

————————————

10

周泽楷累坏了,又喝了许多酒,早上一觉睡到十一点,醒的时候叶修正在旁边敲电脑,面朝他这边的耳朵上还夹了支烟,还是像以前一样,忍不住的时候就拿下来闻一闻,然后继续投入到电脑屏幕里。

只是,之前在Y县他是忙着打游戏,现在是忙着工作。

叶总难得地逃了个班,不过他是老板,除了被自家弟弟唠叨也没别人敢置喙,周泽楷却是实打实地逃了次课,平时又是习惯了坐第一排的乖孩子,突然不见了人想不被注意都难。

“嗯?醒了?想吃什么?”叶修注意到他翻身的动作,转过头来看他醒了手上动作也停下来朝他问道。

唔……

不就一节课,还蛮值的。

周泽楷一边说着“都行”,一边想从被窝里爬出来,结果下身一僵,又掉了回去,不禁倒吸了口冷气,结果肇事者还在一边大言不惭,说“小周你这样不行啊,小小年纪该多锻炼锻炼。”

周泽楷瞪大眼被他的没脸没皮所震惊,一伸手拿枕头糊了人一脸。

叶修“哎哟”一声生生吃了周泽楷两下,等把电脑搬走搁上床头柜,扭头回来就要反扑,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自己犯傻,这不是找着擦枪走火呢么?等被叶修压到身下发现自己不着寸缕的时候后悔也为时已晚。

电脑屏幕上不断闪着聊天提示数量,奈何电脑被叶修调成了静音,那边叶秋的咆哮完全没传达过来,两个人蒙着被子又来了回早间运动,周泽楷到最后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倒是叶修终于吃饱了餮足了,还在他耳边得意洋洋,“这是你先撩我的啊。”

周泽楷把自己大半张脸埋进被子,只露出一双红红的眼睛,老实了。

叶修一边翻着手机叫外卖,一边拿手揉旁边毛茸茸的脑袋,问他想吃什么,也只能得到一样的答案“随便”“都行”“可以”,叶修点了付款一关手机,转身又把人压住,周泽楷不明所以地挣扎了两下,被叶修从被子里刨出来,狠狠在嘴上咬了两口。

“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知道不。”

周泽楷懵懂地摇摇头,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叶修又用力揉了两下他的头发,“没什么,起床洗洗去。”

 

11

外卖到的时候周泽楷发现叶修点的竟然都是对自己口味的,两人在Y县的时候就常一起吃饭,叶修对他的喜好也大致了解,只是没想到现在还记得,周泽楷下意识打量了一圈屋里的摆设,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叶修劈好了筷子递给他的时候他才回神。

叶修住的地方实在说不上“金屋”,但十分舒适,地方不大,空间规划却非常合理,一室一厅,典型的单身公寓。周泽楷扫了一圈也没看到想找的东西,便安安静静地低头吃饭。叶修不动声色地往他碗里夹了块鸡块,催他快吃,然后送他回学校。

周泽楷下午还有课,吃完饭十二点多,这会儿赶过去应该刚好,叶修忙着给人找一身合适的日常衣服,还好两人身量差得不多,只是裤脚短了一些,好好的长裤到周泽楷腿上就穿成了九分。

叶修等他换完衣服,又从昨天被扔到脏衣篓里的执事服里掏出来那块表,周泽楷本来还假装没记起来,想趁机还给叶修,没想到叶修还记得,甚至亲手给他戴上,勒令他最好洗澡的时候都别摘下来。

周泽楷摆弄了一下表链,闷闷地“哦”了一声,叶修这才满意了,领着人下楼把他送回学校。这回周泽楷没拒绝,毕竟别克也不是什么扎眼的豪车,平时学生打个滴滴都能遇到的大众车型,只是路上想起来昨天在车里的疯癫,便有点脸热。

叶修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将人送到了某知名影视学院门口,也没多问,看着他道谢又下车,昨天热情的那个周泽楷好像慢慢收敛了起来,又变回了乖乖的大学生。

“哎,等下。”

周泽楷刚下车,叶修突然整个人挪到副驾从车窗伸出头,叫住了他。

“电话留下。”

周泽楷看着他,似乎是想看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那种,两人只对视了一瞬,他便放弃地低下头,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报出串数字。

叶修将电话号码记下来,一脸笑意地跟人说了“拜拜”,还催促他快跑可别迟到了,周泽楷扁了扁嘴,转头朝校门内走了。

 

12

叶修要了他电话,却没给他留自己的,实在是太过狡猾,周泽楷这两天上课难免时时想起,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打给自己,打了电话又要做什么。去打工的会所,偶然遇到文客北想把表让他帮忙还回去,对方却打着哈哈没收,说让他收着,实在不想要也得当面还才好啊。周泽楷没办法,只能随身揣着,继续等叶修电话。

这天他按平时的作息早起去练声,刚结束便接到个陌生的电话,果然是叶修。周泽楷现在才上大二,课程正是最多的时候,尤其专业课老师抓得很紧,今天下午又是他最头疼的台词课,被老师多留了二十多分钟才放人。

叶修已经在上次送他进来的那个校门等,周泽楷开车门的时候他正百无聊赖地抽烟,见他进来便掐了,挥挥手把他赶到了后面去坐,也没跟他说去哪儿,只是发动了车子,才指了指他座位旁边的盒子。

“换身衣服,带你去个地方。”

周泽楷皱了皱眉,从后视镜里看向叶修,却得到了对方坦然的回视,也不知道该问什么,只好“哦”一声,就在车后面把自己一身日常装脱了。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套纯白色的西装,周泽楷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叶修难得地穿了正装——黑色。

衣服已经熨烫好,一整套白色西装和衬衣,连搭配的领带、腰带和皮鞋都挑好了,重要的是非常合身,简直像量身定做的一般。周泽楷有些犹豫地透过后视镜又看了一眼叶修,没想到刚好对上叶修回视的眼神,不禁有些局促地别过头。

叶修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别紧张,挺好看的。”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

周泽楷攥了攥手心,指甲抓到了掌心的肉才松开,深深吸了口气,又坐回去不说话了。叶修看他换完衣服就打开了两扇车窗透气,几声清脆的铃铛撞击声传进周泽楷耳朵,他突然抬起头,有些讶异地再次看向后视镜。只是,这次不是看镜子,而是看镜子下面悬挂的那个小物件。

非常普通的一个中国结,大红色,上面还挂了几个铃铛,正被吹着摇摆作响。

叶修注意到他的目光,不禁带着笑意说道,“怎么,我看你那天在我家,似乎在找它的样子啊?”

周泽楷“腾”地红了半张脸,他没想到这么个小动作也能被叶修发现,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更意外的是叶修竟然真的把这么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留到了现在,还特意挂到了车上。

“后面有零食,你先垫补点,本来还想带你先吃点东西,但是现在有点来不及了。”

周泽楷回头看了看,的确是有一大袋零食,让他想起来以前在家的时候,他也喜欢往他爸车后面囤一些吃的,这使叶修给他的感觉又接地气了些。现在本来就到了饭点,他还真有些饿,撕开一包Pocky刚咬了两口,突然想起来什么,趁着前面等红绿灯的时候,抽出来一根递到了前面叶修的嘴边。

“真乖。”叶修赞许地笑了声,周泽楷一听却不乐意了,顿时又把手抽了回去。

“哎别闹,我也饿着呢,一会儿可没法好好吃饭。”

叶修在前面拍着方向盘催他,周泽楷看了眼前面的红灯时间,最后还是拿着饼干伸了过去,看叶修安安稳稳地把那头咬在嘴里才松手。

这会儿他也听出来了。

叶修要带他去赴宴。

 

13

下车的时候叶修特意看了一眼,发现周泽楷果然没按自己的嘱咐戴着那块手表,又绕到后座去翻他衣服,还真给他翻到了。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个画面太过眼熟,顿时又觉得有些好笑。叶修本来早上打电话就是为了让他记得戴上表,结果周泽楷反其道而行,既然知道要见叶修了,便揣着表准备要还他,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叶修无奈地给他戴上,还一边恐吓,“我是不是该找人给改个死扣?”

周泽楷无语半晌,才冒出来一句,“有古装表演。”

叶修想了想那画面太美,还是算了,给他戴好表跟人一起往里走,两人并肩进去,一黑一白,连衣服样式都一样。酒店外面围了一些媒体,周泽楷看这阵仗像是什么片子的杀青宴或者庆功宴一类的,媒体来得不多,可能是片子知名度不高,也有可能只是个小型的内部宴会,他便松了口气,跟在叶修身边一同低调入场。

只是,叶修在外行事低调习惯了很多媒体不认识,进了门就不一样了,他惯常不爱凑这种热闹,没想到这次能把人邀来。场内和他相熟的几个人已经站起来相迎,如周泽楷所想,这是个小型的庆功宴,来的人里也只有几个他能认得,看出来是近日大火的一部电影剧组的主要成员,其他的丝毫没有印象,想来是投资人和赞助方一类的。

周泽楷虽然性子内向了点,却不是怯场的人,更何况身边有个叶修,他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稍微错后了一步跟在叶修身边,看他跟别人打招呼,直到眼角余光看到另外一桌上那张熟悉的脸,才骤然僵住。

虽然只是一瞬间,一直分心留意他的叶修还是察觉到了异样,跟眼前的人又絮叨了两句,便带着他往旁边那桌走了过去。周泽楷勉力维持脸上的表情,眼底神色却已经沉了下去,叶修不动声色地拍了拍他的手,示以安慰,不一会儿便走到了那人旁边。

那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周泽楷,诧异的表情一闪即逝,叶修已经拉着人坐在了他身边,挡住了他的视线。

“哟,余叔,先给您道喜了啊,十几个亿票房,开门红啊。”叶修开口先叫了声叔,便是借了他父亲个光,压了对方一筹,对方看起来四十出头,但到底是长辈,叶修也拿出来尊重礼敬的态度。

余总目光从周泽楷身上扫过,转眼间已经明白叶修此行的目的,嘴角的笑意却是没延到眼底,“欸,功劳是剧组的,我们不过出个钱力,再说,你们这次也没少了吧?”

“嗨,我赚的钱还不都是我家老头的,自己玩都是小打小闹,哪能跟您这比,第一次就来这么大的。”叶修边说着边给自己杯里倒上酒,跟对方碰了一杯。

周泽楷在一边安静地坐着,偶尔吃点东西,最重要的还是给叶修挡酒,叶修虽然出来走动得少,人缘却不错,巴望着沾点叶家光的人也大有所在,只是叶家两兄弟不胜酒力的事情在圈内也不是什么秘密,叶修巧舌如簧,没几句便把话题引到别的地方,又让双方不失面子,周泽楷替他喝了两三杯,叶修心想着,没想到还有这么好处呢啊?

结果到后面便笑不出来了,这些人当然不是他此行目的,最大的boss还等着他攻克,叶修跟余总聊了一圈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边介绍着“我哥们儿家一小孩儿”,边让周泽楷倒上了酒去敬余总,话语间不禁透露出“您这么大个人了,跟小孩儿计较什么呢”的意思。

只是余总之前在周泽楷手里吃过亏,不然也不会恼羞成怒到派人跨了大半个中国追到Y县去收拾人。他当然也看到了周泽楷手上那块全球唯二的表,对叶修口中什么“哥们儿家的小孩儿”是丁点不信,知道是叶家小子想保人,最后将满满的一杯烈性洋酒推到了叶修面前,意思也很明显——

你的人,你想保,就得拿出点诚意。

叶修眼底仍带着笑意,丝毫不变色,甚至还分出神来另一只手压住了变脸的周泽楷,他手心一片温暖,周泽楷则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愤怒,手背都透着一股冰凉。叶修轻轻拍了他两下,嘴里也没示弱,

“哎哟,那我得让叶秋来接我,不然今晚回不去了啊。”叶修笑意盈盈地看着对方,还没等对方摆出看好戏的脸色,已经端起高脚杯,递到嘴边。

 

14

叶修直到走出门前都还维持着身体的平稳,他目的达到就没多留,更何况现实情况也不允许他多留。出了门周泽楷忍不住抓住他的手,叶修手心汗湿一片,却依然温暖,倒是自己的手,一片冰凉。

到地下车库的时候,叶修已经有些步履不稳,周泽楷将他扶到了车后面,他自己也喝了酒,更何况他没有驾照,只能打电话叫代驾。等人来的时候,周泽楷在车里翻找了一遍,还是那天的位置,找到一瓶矿泉水,不禁为叶修的好习惯庆幸。叶修现在只感觉头疼欲裂,从来没喝过这么烈的酒,还是一口闷这么一大杯,嘴里干渴难耐,水瓶刚递到嘴边便喝了好几大口,结果差点喝呛了。

周泽楷忙着找纸巾想给他擦一下,眼前却突然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干脆拿袖子给他擦,结果,袖子上面突然“啪嗒啪嗒”落下几滴湿痕,车厢内的空气突然凝固了似的,周泽楷愣在原地半晌,终于没忍住,突然低头用力吻上了叶修的唇。

两人嘴里都还带着酒气,湿热的口腔没一会儿便缠在一起,叶修大半是凭着身体本能回应,唇齿相接,抵死缠绵。直到鼻翼间被突然落下的液体沾湿,他才找回点意识。周泽楷却已经结束了这个火热又带着点放纵的吻,低头把自己埋在了叶修肩膀里。

叶修湿润温热的手掌抚摸着他的侧脸,迟钝的大脑转了半晌才将人满把捧住,开口的声音透着沙哑,“干吗哭呢?”

周泽楷没说话也没摇头,安安静静趴着,叶修肩膀那块却很快湿透了。叶修得不到回答,意识也越来越混沌,最后只能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将人搂得更紧了点。

————————————

本来想写文艺片,最后还是成了偶像剧(努力微笑

打劫!!!交出你们的小心心❤❤❤

评论(34)
热度(162)

© 在河之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