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向,主叶周,不吃翔周
不怎么混圈,默默产粮,努力填坑
爱我所爱,写我所爱,其他都是过眼云烟,过眼云烟~

【叶周】旅行 第二章(中)

本来是想写个清水文,结果我怎么就是管不住我的手!中间开了一段车(是真的车x),不过最好还是看一下,主要是对俩人重遇之后的感情理解有帮助

前文:

第一章(上) (中) (下)

第二章上)

好了,看文吧↓

————————————————

04

在Y县同住的那段时间,周泽楷和叶修还算和谐,两人身上都没什么单身男人惯有的各种小毛病,只除了一点——叶修爱抽烟。

作为一个男生周泽楷也不至于闻不了烟味,只是不太喜欢,叶修在他面前的时候就比较收敛,偶尔一两次周泽楷给他点烟的时候,动作十分生疏,一看就是不经常拿烟的人。

现在看起来,已经非常熟练了。

叶修看了眼周泽楷递过来的火,凑上前把烟卷点上,猩红的火光闪现,一丝烟雾飘散出来,叶修隔着这一层淡淡的朦胧看向周泽楷,不知是不是错觉,半年多的时间,周泽楷比之前见的时候成熟了不少,不过叶修倒是更好奇,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现在显然不是问话的好时候。

几个人说说聊聊,有的作陪在一边唱歌,都是文客北专门挑选出来的人,唱功也不错,叶修听得来了兴致,突然想到什么,起身点了首刚在车上听过的《时光》,一边有人起哄说“叶哥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赶紧地切到第一个去!”结果就看叶修接过麦扭头放进了周泽楷手里。

周泽楷看着他,眼睛里很多情绪依然带着去年时候的影子,那一点重逢的惊喜混着复杂的犹豫,带着朦朦胧胧的忧郁笼罩在包厢暧昧的灯光里,很难不让叶修想起最后一晚他离开时,周泽楷在台上给他唱歌的样子。

周泽楷接过麦之后没有忸怩,跟着伴奏唱出声的瞬间,房间里止不住响起好几声口哨,虽然在座的都是外行,但是很明显能听得出来,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唱出来的水平。连文客北都有点被惊到,他之前是不知道周泽楷竟然还点了这个技能的。

叶修把周围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竟然止不住溢出来那么点骄傲的心思,看着周泽楷也越发觉得赏心悦目起来。

一首唱罢楼冠宁率先鼓掌,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跟周泽楷打交道,不怕唐突,倒是周泽楷一向脸皮薄,被这么一起哄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把话筒给了别人,结果接话筒的那个女孩儿给他做了鬼脸,说道,“完蛋啦,我们这是要失业的节奏。“

场内一片哄笑。

另一边文客北也突然开腔,说“叶哥,我家小周这又陪酒又陪唱的,还都是第一次呢,连我都没这待遇,你怎么也该表示表示吧?”

“对对对,表示表示。”

还真别说,叶修看了眼桌上的酒杯,刚才周泽楷没少帮他喝,酒量是一如既往的好,倒是周泽楷被这一阵起哄闹得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说不用。

“那就表示表示,哥还能亏了你的。”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挽了把袖口,解开了左手上的腕表。

原本还笑闹着的几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正唱歌的妹子没明白出了什么事,老板和几个客人突然都息了声,嘴上停了一下再开口就显得尴尬了,但是不开口更尴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下空荡荡的伴奏声,十分诡异。

叶修仿佛没察觉一般,把表放到了周泽楷手里。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周围人的反应他自然看到了,于是他把表又退了回去。

文客北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脏安安稳稳落地的声音,竟然忍不住呼出来一口气,结果这口气还没出完,突然卡到嗓子眼儿,把他呛得狠狠咳出声来!

只听周泽楷道,“北哥说过,不能收客人的表。”

文客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的确是这么说过没错,但那是因为客人给的表很有可能是不值钱的假表!这是行业内潜规则之一,在座的各位瞬间就懂了!

楼冠宁“噗”得一声没忍住特别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连叶修都愣了愣,随即忍不住笑得肩膀一阵抖动,无奈地把表又塞回周泽楷手心儿。

“嗯……就算是假的,拿去卖还是能卖不少钱的。”叶修非常严肃地说道。

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失礼,不过……他有点委屈,当初文客北好像只跟他说过不能接客人的手表,却没来得及跟他说原因,就被人匆匆叫走了,所以……

原来不是因为表太贵重才不能收?

(文客北os:这次是的!)

 

05

叶家在B市的生意做得很大,从上世纪末开始发家,历经三代,现在不只是B市,在全国都是名声响亮的大商户。叶修爷爷那辈儿还有点红色背景,到了他父亲那代转而从商,有人脉门路,也不缺资金,从地产切入,到叶修和叶秋两兄弟长大时,已经扩展成一个涉及多方领域的集团公司。

叶老爷子和叶父都是军人出身,叶家家教也极严,看如今叶修和叶秋的成就便可知,不仅办事能力卓越,行事也十分低调,两人实在算是圈内富二代里的表率。

而更稀罕的是,叶修和叶秋还是对双生兄弟,因此,从他们俩小时候起,关于叶家继承人的猜测就一直没断过。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叶家大儿子是个出了名的浪子,即使在叶家如此严苛的教育下——亦或者正是厌倦了从小到大接受的条条框框,他未成年时就离开了B市,独自南下闯荡,前几年才回来,却给叶氏庞大的商业军团带来个意外收获。

近几年影视娱乐产业突飞猛进,叶家自然也想分一杯羹,叶修回来后,凭借这几年积攒的人脉和资源,将这一汪活水注入到整个叶氏集团,自己则是收心跟叶秋一起打理起了家业。

叶修回来那年的5月29日,双生子生日的时候,叶家办了场宴会正式将回归的大儿子介绍给圈子,叶母还专门花高价找国际一线某品牌定制了一对一模一样的腕表,当做礼物送给了两个儿子,算是替叶家表了态——哪怕消失了十年,在叶家,叶修的地位和他弟弟也依然是一样的。

这款全球仅此两块的手表,则成了叶家兄弟在圈内的一大标志。

而其中一块,现在却……握在了周泽楷手里?

楼冠宁想隔空给文客北传递个眼神,结果发现文客北正一脸沉思的模样在走神,倒是身边的邹云海凑过来跟他嘀咕了一声,“他俩,不会以前认识吧?”

楼冠宁朝叶周两人看过去,他们甚至没有什么暧昧的举止,周泽楷偶尔被叶修捉弄一下喝点酒,却是一如既往的寡言。只是,不知怎么的,两人在一起的身影,看起来,竟然十分的和谐,甚至让人产生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中间一段车点我

 

07

“叶哥这是……看上了啊?”

“这叫一见钟情,铁树开花!对象还是叶哥,这可真是够不容易的!”

“嗨,你们都没看出来啊?他俩这明显以前认识的啊。”

“认识?哪里认识的?小北不是说人小孩儿还是个学生么!”

文客北跟在身后随口回了句“是学生啊”,只是皱着眉一副还神游天外的样子。他也觉得叶修和周泽楷之前是认识的,那为什么……

“诶?叶哥还没走?”

几个人里面突然有人嚎了一嗓子,其他人也被吸引了注意力,随即看到专门给叶修留的停车位上,那辆不显眼的别克还直挺挺地停在那里!

“咦?”

“咳!咦什么咦,赶紧滚滚滚,找个别的地方继续玩去!”还是楼冠宁先反应过来,他喝得不多,脑子还算清醒,赶紧将一群人哄着各上各的车,赶去下一个点碰头再约去了。

“呼……”

车里周泽楷听着外面总算是没了声音,紧绷了半天的身体也放松下来,忍不住长长出了口气,只是叶修还没拔出去,身体里黏黏腻腻的一片,全是他的东西。周泽楷羞恼地抬了抬腿想踢他,腰却使不上力,叶修笑着又把人亲了一口,这才起身防止把他逼急了,指不定要咬人的。

“去我那里?”

“……”周泽楷正生气,也不答话,叶修却借着拿纸巾给他清理的档儿,捏了捏人脸,周泽楷扭头张口就将人手指咬住,别看平时不说话,咬人的时候真是尖牙利齿,叶修装作吃痛“哎哟哎哟”了两声,却是伸展手指挠了挠他上颚,周泽楷瞬间像是全身过了一遍电,狠狠震了一下。

“别闹了啊,再闹我可要再来一次了。”

周泽楷咬着叶修的手指,看了眼他,竟然顿了顿……

然后狠狠咬了下去!

叶修:“……”

这是挑衅吧?不,是邀请吧?

嗯,是的。

 

08

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周泽楷累极了,进了门便往浴室走,洗到一半却被叶修闯进来,嘴里说着什么赶紧一起洗完去睡觉,结果演变成在浴室里又来了一发,简直像是饿狠了的狼,怎么也喂不饱。

最后周泽楷是一点也动不了,被叶修打包裹好了放在床上,没一会儿就昏昏然睡过去。叶修却是没什么睡意,看着他睡梦中的侧脸出了会儿神,却也不知道想了什么。大概是一天之内惊喜太多,没想到还能再遇见,没想到周泽楷会出现在那种地方,没想到自己对这人还是丝毫没有抵抗力,更没想到会把他带回家。

最没想到的是,直到现在,他也完全不想停止,甚至觉得这样还不错。

他下意识地从床头桌上拿烟想点,却想起来周泽楷不太喜欢闻烟味,干脆拿了烟盒和打火机,出去阳台点了一根,顺便拨通了文客北的电话。

文客北刚结束了那边一摊子,也是刚到家,接到叶修的电话,听他询问了两句就什么都懂了。

周泽楷是什么时候到他这里的,为什么会来这里的,他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大概跟叶修说了一声。只是他知道得也不完全,只知道周泽楷之前得罪了人,需要个强硬点的后台帮衬,恰好年前偶然认识的文客北,便借个地方当避风港。

“所以,你才把手表给他的?”文客北转念间想通了事情,不禁感慨叶修的看人本事厉害,不过几件小事掺在一起便能猜出一二,又感慨叶修的细心,代表叶家继承人的手表突然戴到了周泽楷手上,是个人想给周泽楷找茬都得先琢磨一下。

叶修没否认,只是文客北口中的那个人的确不太好惹,别说文客北,连他都不太够得上辈份儿的,搬他家老头子出来还差不多。

叶修道了声谢,刚准备挂电话,文客北又叫住他,“哎,叶哥,你……认真的?”

“嗯?”叶修似乎是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顿了顿才笑了声回道,“什么认真不认真的,顺眼呗,能帮就帮一帮。”

“哦。”文客北话语间似乎透着点怀疑,却也不好多说,叶修这人在外面的确一向仗义,不然也不会在回京之后没多久就交了一堆朋友。

两人挂了电话,叶修一支烟也燃了一大半,他看着夜色里闪烁的猩红火光,文客北刚才的话也不断在脑内刷存在感。

认真?

嗯……如果对比以前那些玩乐的对象,这次的确是挺认真。

但叶修明白文客北话中的意思,他所说的认真显然不止于此。只是,就如叶修所说,不过是两个人看着顺眼互相吸引罢了,现在要谈什么认真不认真,为时尚早了些。

他将最后一口烟抽尽了,掐了火回到卧室。

床旁边就是窗户,窗帘还没拉,今天真是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又快到农历十五,圆月当空,银光如水,映衬着床上的人侧脸更是俊美无俦。

那一瞬间,叶修脑子里突然冒出来早前听公司几个妹子念叨过的一句话——

一见公子误终生。

还真不是信口开河。


——————————

预感(下)篇要爆字数才能把第二章该写的都写完(生无可恋.jpg)


要小心心 要小蓝手 QAQ

评论(31)
热度(219)
  1. 羽霖森在河之周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霖森在河之周 转载了此文字

© 在河之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