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向,主叶周,不吃翔周
不怎么混圈,默默产粮,努力填坑
爱我所爱,写我所爱,其他都是过眼云烟,过眼云烟~

【枪周】相依为命(上)

警匪paro,德国骨科梗(不知道的百度一下←_←)


————————


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缅甸,一枪穿云就坐在他面前。

他终于得以窥见这个传闻中神秘的军火商头子,轮回的幕后龙头到底是何种样貌。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来缅甸,也不是第一次和一枪穿云打交道。

四年前在曼谷,他的搭档被一枪穿云手下的狙击手一枪爆头,血浆脑浆溅了他一身,接连而来的十来发子弹却落在他脚边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他在夜色里僵硬地站了一个多小时,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们却不知何时早已撤退。

两年前,他第一次潜入金三角查一个华裔毒枭,身份败露之后落在对方手里差点沦为玩物,最后是一枪穿云派人捞他出来将人打包送回北京。

他清楚地记得离开缅甸之前,手机里收到的最后一条简讯。

“事不过三。”

 

只是,立场不同,对立难免。去年他所在的国安特工小组得到线人消息,一枪穿云亲自出马参与一单大额交易,他们层层布局,最后跟一枪穿云的人正面交锋,缴了轮回价值上千万的货,抓了他一个亲信手下。警方和军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将那地方围困,本以为此次行动要完美收场,却被一枪穿云金蝉脱壳得以逃脱……

至今都没有人知道,一枪穿云到底是如何在警方森严的守卫中脱身,直到今天周泽楷见到了他本人,却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个久远的问题。

他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枪穿云以前露面必定戴一顶灰色礼帽,将自己半张脸压在帽檐下,以至于虽然常年在多国通缉榜上有名,却始终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长得是圆是方,是美是丑。

一枪穿云并没有传闻中的刀疤眼和凶神恶煞,反而是十足的英俊,眉如染墨,像是由书法名家一笔挥就,英气十足,底下一双形状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看人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大猫,甚至连下眼睫毛都根根清晰,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给人一种危险却极具魅力的诱惑。

周泽楷呆愣在原地半晌都没回过神,此时与一枪穿云打个照面,两人近在咫尺,却宛如镜中对视一般,镜内镜外,一般无二。

脑中念头电闪急转,周泽楷终于明白,当初一枪穿云是如何安稳突破了警方和军方的包围,全须全尾,又毫无声响地离开。

他肯定是装成自己的样子,瞒天过海。

不对,甚至不用装,即使现在面对面,两个人也只有服饰上的差别,周泽楷不是惯常照镜子的人,因此,就连他自己,都没法一下子找出两人相貌上的不同。

 

“怎么,吓到了?”

一枪穿云一句话将周泽楷从震惊中拉出来,两人声音却是有些许明显的不同,一枪穿云的声音相比起来更加低沉,如果说向来寡言的周泽楷开金口时能被局里同僚调侃成明亮饱满的钢琴,那一枪穿云就是浑厚铿锵的筝,连那抹笑意也被糅杂其间,三分温和里带着七分威压,让人不得不直视。

周泽楷没回答,被吓到倒不至于,只是,哪怕来之前给自己做了诸多心理建设,却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周泽楷凝眉间突然一枪穿云朝他伸过来手,他恍然一惊,向后想躲,却听到背后“咔”得一声响,一个坚硬中空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后背。

是枪。

“别乱动。”一枪穿云边说着边继续伸手拂上他眉间,轻轻抚摸想将那处抹平,周泽楷察觉到他的意图,虽然心下讶异,却也努力冷静下来,放松自己的身体,甚至用眼角余光迅速扫了一眼房间的大致布置和可以逃生的出口。

对于身后的枪,他是不担心的,如果一枪穿云想杀他,四年前他就该跟他搭档一样身首异处了。

“老是皱眉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一枪穿云终于将他眉毛抚平了,满意了,向后一靠又倒进床塌的软垫里,仿佛没了骨头一般,一副慵懒姿态。放在周泽楷背后的枪也收了回来,拿在手里来回把玩,眼睛却不移地盯着周泽楷打量。

两人虽然长相一样,气质却差之千里,周泽楷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温润内敛,即使在警校里是各项优异的尖子生,从业之后也在整个国安赫赫有名,但天生内向的性格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气焰嚣张的人,反而是冲淡了身上那股常年奔波在生死战场的杀伐血气。只有那双一样的桃花眼,也是如同猫一般,明亮又警惕。

就连爱皱眉,爱咬唇角这些小动作,这么多年,也丝毫没变过。

想让人给他抚平了,捋顺了,再好好疼一疼,揉一揉,叫他在自己怀里重新皱起眉,咬住唇,哼出来声儿,叫出来自己的名字。

啊,这种感觉,真是不妙。

 

周泽楷被他一双猫眼看得背后有点发毛,忍不住就想往后挪一下离他远一点,一枪穿云速度却非常快,转眼间又凑了上来,只是周泽楷这次也不示弱,在他刚伸出来手的时候已经抬臂挡住,虽然不明原因,但是一枪穿云的目光和触碰,都让他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两个人转眼间便在床榻上过了好几招,这本来就是卧室里额外安置的小塌,地方不大,周泽楷格挡着一枪穿云的胳膊,再想往后退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空间,下身一空差点栽到后面,被一枪穿云眼疾手快地揽住了后腰,再一用力将他压进自己怀里。

“唔!”

额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一枪穿云的胸口,倒是不疼,就是撞得他有点懵,只是接下来让周泽楷更懵的是,一枪穿云竟然就着此时的便利,抬起来他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周泽楷一双猫眼瞪大了盯着近在咫尺的一枪穿云,对方却闭上了眼睛,只留给他两条细细的眼缝和浓黑卷翘的睫毛,那瞬间周泽楷竟然有种被蛊惑了的感觉,甚至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久违的熟悉感,直到一枪穿云试图将舌头伸进他的口腔时,才恍然惊醒,猛地将一枪穿云一把推开!谁知一枪穿云像是被撩了逆鳞,抓住他推搡自己的双手用力压住,继续倾身吻过来!

“唔唔……嗯!”

周泽楷此时已经反应过来,哪里能让他得逞,一枪穿云一只手还在他后面,只靠一只手也压不住他,周泽楷在他怀里拧动挣扎,抵死抗拒,嘴上更是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了下去!

“哼。”一枪穿云退得及时,却还是被周泽楷咬出一个小口,他长舒了口气,又忍不住舔了舔唇角,一副刚刚开胃尚不得饱的大型猫科动物样,周泽楷则是警惕得几乎浑身毛都要炸起来。努力压住疯狂跳动的心脏,想让自己离他更远一点,却又怕再触动他哪根敏感的神经朝自己发疯,便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一枪穿云留在他背后的手也觉得愈发灼人。

一枪穿云看着他这一副戒备的样子,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放在他腰后的手毫无预兆地突然用力将他压向自己,周泽楷瞬间想抓住他胸口保持距离,一枪穿云却已经顺势倒向后面的软垫,让他抓了个空,整个人也猝不及防地跟着跌了下来,一脸惊愕地撞进自己怀里。

“哈哈哈哈哈。”一枪穿云突然发出一串毫不压抑的大笑,简直要笑得在床上打起滚,似乎看他被捉弄是件极好玩的事情,周泽楷羞恼地一拳捶过去,被他手掌满把接过来握住,却还在笑,下一秒又是一个让周泽楷反应不及的突袭,扣着他的腰抓着他的手猛然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你再撩我,我可真忍不住了。”

一枪穿云此时说话间还带着笑意,将之前那一点威压也都全带散了,但不知为什么,周泽楷反而觉得他比刚才更加危险。尤其是在他发现两人现在的姿势时,脑内警钟更是敲得响亮,一枪穿云压着他双手按在头的两侧让他根本使不上力,说话间的气息甚至都能感觉得到。

“一枪穿云,你……”

周泽楷在他把腿插进自己双腿间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抬腿踢了过去,一枪穿云虽然早有防范,但是两人距离太近,避无可避,硬生生吃了他这一脚,被重重踢在大腿外侧,周泽楷瞅准他被袭击时双手松懈的一瞬间,腰部用力一拧,双手也骤然齐发力,终于摆脱了一枪穿云的控制,轻巧的一个翻身下了床榻。

一枪穿云无奈地耸了耸肩,竟然不来追,周泽楷站在原地却也没跑,房间内气氛一时间诡异到让人进退维谷,半晌终于被一枪穿云一声冷哼打破。

“呵,老头子打得一手好算盘啊。”一枪穿云将枪收了起来,又懒懒地坐回了床上,他上衣在刚才两人争斗间被扯乱了,黑色的丝质衬衫顶端的扣子还掉了两颗,露出一片性感的锁骨,周泽楷这才发现扣子竟然还在自己手里抓着,顿时一脸尴尬。

不过,他更在意的,是刚才一枪穿云说的话。

“知道我不会动你,专门派你过来假装被抓,想来偷点情报,嗯?老狐狸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奸诈。”一枪穿云从旁边桌上抓过烟盒和打火机,抽出根烟给自己点上,这么说着的同时还朝周泽楷这边吐了口烟圈。

周泽楷习惯性地咬了咬嘴唇,没否认一枪穿云的猜测,原本部门里对此次的行动都十分不赞成,周泽楷也不是傻子,一枪穿云对他的“特殊照顾”除了父亲——也就是他的最高长官之外,谁都没说过,其他人自然不知道这一层关系。

其实,这次行动不只是上面的意思,周泽楷也是愿意来这一趟的,毕竟,他也想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一枪穿云能一而再地放过他。

他本能地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在见到一枪穿云之后。

他口中的“老头”和“老狐狸”显然就是自己的父亲,认识自己,对他多次手下留情,又有一模一样的样貌……

在念头刚刚成形时周泽楷便忍不住脱口而出:

“我们是……双胞胎?”

一枪穿云眼底眸光一沉,却只是转瞬间的事,他似乎想通了什么,看向周泽楷的神色也更加复杂起来,手扶着额头发出几声低笑,“呵呵,原来你不记得了。”

猜、猜中了?

可是……他亲了自己。

而且,如果不是他跑得快,刚才显然一枪穿云是打算继续做下去的!

周泽楷戒备地看着一枪穿云从床榻上跳下来,他没穿鞋,赤脚踩在地毯上没两步就走到了他面前,周泽楷压住内心想要后退的欲望,勉强站在原地,在一枪穿云再次伸过来手的时候,也没有像之前一样躲开。

“洗脑?还是催眠?老头做的?”

周泽楷皱着眉看他,明白过来他是在问自己为什么会忘了他还有个孪生兄弟,不禁摇了摇头,“小时候,生病后遗症。”

这次换一枪穿云皱眉了,连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起来,“什么时候?”

“十四岁。”

一枪穿云留在他颊边的手猛得一颤,随即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周泽楷刚打算再说些什么,却被他一指挡在唇前,“嘘,别说话。”

室内一时间又陷入沉寂,周泽楷明显能感觉到一枪穿云此时的情绪有些不稳,似乎和自己忘了他的有关,但他其实隐隐约约还是能记得一点以前的事情的,即使后来他们搬了家,家里关于另一个人的痕迹也全都被抹去,但是,总有那么一点违和感,始终不离地缠着他,直到多年之后开始军校的寄宿生活,才慢慢好转。

只是,有些空缺感,怎么也填不满。

不然他也不会……

周泽楷看向一枪穿云,两人都没穿鞋,周泽楷却明显发现对方比他高一些,大概是后天成长环境不同,对双生子的外表也带来了些许影响,他看向他的时候,还要稍微抬一下头,才能望进人眼睛里。

“呵。”一枪穿云突然发出一声笑音,只是嘴角弧度有点塌,便显得有些苦,他突然敛了浑身气焰,拍了拍周泽楷肩膀,“我叫人准备了晚饭,先去吃饭吧。”

诶?

周泽楷愣了一下,没想到话题怎么跳转得这么快,但是看一枪穿云无意再说的样子也不知该如何开口,直到一枪穿云转身的时候,他才突然冒出来一句。

“不是爸爸派我来的。”

一枪穿云猛地顿住身,似乎没想到周泽楷会突然这么说,随即明白过来他话中的意思,不禁回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周泽楷没被他突然的回头吓到,反而是一脸坦然地看过去,

“是我自己来的。”

我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而已。 


——————

科普一下什么叫水仙!

↓↓↓

周泽楷看着一枪穿云,一枪穿云看着周泽楷。

两人内心:我男人真帅!

↑就酱……

不过……车呢……呢?呢!车在以100字/h的速度缓缓开来……_(:з」∠)_

评论(19)
热度(156)

© 在河之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