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向,主叶周,不吃翔周
不怎么混圈,默默产粮,努力填坑
爱我所爱,写我所爱,其他都是过眼云烟,过眼云烟~

【叶周】一叶知周 26

虽然好多人都猜到了,但是……嗯,还是有没猜到的嘛,揭秘小周到底瞒了啥?

B/D/S/M慎入

——————————————


回去的路上周泽楷坐在副驾上,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叶修,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再加上他屁股上的笞痕还在隐隐作痛,整个人看起来就有点坐立难安。

等红绿灯的时候叶修忍不住朝他那边看了一眼,周泽楷像是被窥破了什么心事,赶紧扭回头目视前方。叶修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却也不点破,一路开回了周泽楷家里,停好车拎了东西上楼。

洗澡的时候周泽楷乖乖站着等叶修处理,背后尤其是后臀上伤痕密集,在叶修触碰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上面鼓起来的肉苔,随着叶修手指的抚摸游走,细微的刺痛不断出来,周泽楷忍不住扶住了墙壁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有些发软的双腿。

“嘶……啊……”

大腿上那六道鞭痕无疑是重灾区,叶修手刚碰到周泽楷就抽了口冷气,那里肿得厉害,肉苔中间夹着丝丝缕缕紫红色的细线,只是叶修力道控制得好,也没有重复鞭打,才没什么破皮的情况。毕竟以周泽楷现在的接受程度来说,这六下鞭子已经算是极限了。


叶修给他擦身体的时候也没太用力,尤其是有伤痕的地方都是拿毛巾一点点地轻轻拭干。洗完澡换上睡衣,周泽楷身上的疲惫也到达了顶端,站在床边一副已经累到不行的样子,只是心里仍藏着事,竟然毫无困意,看向叶修的眼神也带上了纠结和犹豫,眉毛都微微皱了起来。

谁知叶修隔着毛巾和衣服在他胸前的红肿上轻轻一拧,虎着脸说道,“看了一路了,有什么要说的赶紧说。”

!?

周泽楷受惊一般因为胸前的疼痛缩了一下,碍于刚被教训过没敢再多作乱,只是看了一眼叶修似乎还在纠结说与不说的问题。

只是这一眼看过去,他脑子里图片有个念头闪现了一下——叶修虽然虎着脸,眼中却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戏谑笑意,一副什么都已经了然于胸的表情,恍然让他想起来第一次被叶修按在膝盖上打屁股时的狼狈场景。

当时叶修让他把裤子脱了趴上去,他因为一时的羞耻没能及时照做,却在之后因为裤子卡在腿上不上不下,又被要求在客厅跪行,体会到了一把翻倍的羞耻。

那是他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他的主人聪明,敏锐,强大,却又恶趣味。你以为他不知道,但是如果没有彻底执行命令,后面必然会有更加糟糕的事情来“补偿”。

就像骗他说吃过早饭了,瞒着他抑郁症的事,和……这次……

周泽楷内心忍不住升起一股挫败感,却也在深处隐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满足和顺从,大概是在潜移默化中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认可了叶修的身份,同时也愿意将自己交付于他。

他在心里深深呼了口气,开口时却又不知道如何措辞,半晌才挤出来了一句,“一小时……是不是没有……?”

叶修眼底的笑意更深,带着欣慰和鼓励一副让他继续往下说,看得他在心里警铃大作——

叶修果然是记得的!

周泽楷忍不住绷住了嘴,气鼓鼓地不说话了。


“哈哈哈哈哈。”叶修将毛巾搭在他头上揉着他的头发,忍不住大笑出声,柔软湿润的头发被叶修按在毛巾下面揉弄把玩,看样子欺负人实在是十分好玩,他的主人乐在其中。

周泽楷安静地低着头让叶修给他擦头发,掩藏在毛巾下面的表情,却前所未有的凝重。

今晚“刑讯”开始之前,叶修曾说过,如果他可以撑过去一小时,那么无论他隐瞒了什么,叶修都不会计较。

但是,他失败了。

他说出了安全词——在未到一个小时的时候。

那么,他应该把隐瞒的事情说出来,并且,接受叶修的“计较”。而且很显然,这件事情被叶修知道之后的后果是他所害怕的。

他的犹豫和担忧再次出现,甚至想到叶修知道真相后可能的反应都忍不住心头刺痛,喉口发紧。上一次叶修将戒指收回去的时候,那种如坠冰窟的寒意,光是回想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他没办法想象如果再发生一次,他应该怎么面对。

只是,等叶修拿开了毛巾,他再次对上叶修温润的双眼时,内心却奇异地,平静了下来。

 

[我需要你的坦诚。]

叶修上次说的话,言犹在耳,那枚银色的指环,也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上。

他应该对叶修有信心,他也应该得到教训。

在这样的关系中,两个人互相信任,互相交托底细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这是对他自己安全的负责,也是对叶修的负责。如果哪天因为他的隐瞒,导致在这种关系里造成一些不可修复的伤害,那样,大概才是叶修绝对无法原谅的事情。

 

叶修看着明显陷入自我世界的周泽楷,也不出言打断他,直到周泽楷的表情坚定下来,他才会心一笑,“想好了?”

“嗯。”

“那就,说来我听听?”

周泽楷看着叶修轻松笑着的表情,不禁咽了口口水,如果他说出来这件事情,大概叶修会瞬间变脸吧……

他攥紧了拳头,眼睛却不敢再看叶修,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脑中不断试图思考如何措辞,半晌才努力深呼吸了一下,小声说道,

“其实……我……”

我不是……

“不是……圈里人……”

只是,想重新接近你……

“和喻文州,王杰希,也只是……在演戏,想……”

想赌一把,想看看你会不会回头。

“想……试试看。”


卧室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声音,周泽楷紧紧攥着的手有些颤抖,叶修越是不说话内心的不安就越是强烈。

当初两人分手之后,周泽楷单方面断了之前很多朋友的联系,包括大学时一直交好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身边人也对他们俩分手的事情三缄其口,直到前段时间,偶然一次和喻文州合作,他从喻文州嘴里知道了那个完全不同的圈子,也听到了喻文州的猜测。

没有人知道叶修为什么会突然提分手,喻文州也只是在抛出一个假设而已,正如他当时说的,叶修从来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他只是做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选择。

这个假设对于周泽楷来说,太具有诱惑力了。

那天晚上再次辗转失眠,第二天,他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当初断了联系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因为这次合作的契机突然又变得熟络起来,甚至从喻文州那里知道了王杰希,专门前去拜访。王杰希是第一个察觉他心思的人,之前连喻文州都没想到,他会一脚踩进这个在外人眼里形同异类的圈子。

 

周泽楷忐忑地站在原地,埋头不敢去看叶修的表情,直到叶修的手突然伸过来握住他仍紧紧攥着的手,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全是汗。

周泽楷仿佛受到了惊吓,在叶修的手刚碰上来的时候就被他牢牢抓住,再开口时语气都变得急切起来,“可是……可是我……”

可是我觉得,这样很好。

你看,虽然一开始害怕得不行,完全没办法体会到你们口中的快乐,只有疼痛,但是,但是现在……

“会有感觉。”

“会喜欢。”

“不是只有痛苦的。”

不管是不是因为他面前的人是叶修才会带来这样的改变,但是,这样的改变的确是发生了。


这大概是周泽楷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演戏之外说这么多话,还是这么快的语速,想告诉叶修自己没有完全被强迫,不需要自责也不要赶他走,一只脚踏进来,他就不会再出去了。

“所以,能不能,不分手……”

声音到最后已经带了点沙哑,哪怕是之前做过无数次的心理准备,但是真正捅破窗户纸这天到来时,也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有种重新体会了一遍当初分手时的崩溃感觉。

直到叶修将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反握住,十指交叉,紧紧攥在一起,眼中酸涩难忍,却还要努力控制自己别哭出来。

“好了好了。”叶修忍不住上前将人抱进怀里,虽然是一早就打算好的要听到他真实的感受,但是刚才一直不说话,逼得周泽楷完全交代实情还是有点过分,两人十指交握的手背周泽楷攥得生疼,他用空出来的手缓缓拍了拍他后背,努力安抚。

“没事了没事了,没有说要分手啊,我很高兴你能跟我说实话。”


听到这句保证,周泽楷浑身力气瞬间松懈了大半,一直紧绷的后背也在叶修的抚摸中慢慢放松下来,过了一小会儿,才埋在叶修肩里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不生气吗……”

结果只听叶修发出一声冷哼,“呵呵,你觉得我会不生气?”

周泽楷惊得浑身一僵,却干脆把自己埋得更深一点,抓着叶修的手也更加用力了些。

“那……能不能……等明天再算账。”

今天,实在是,太痛了,也太累了。

“哦……”叶修拖长了语气,把周泽楷吊得再次紧张起来,却又突然带着无辜的语气接着说道,“账不是已经算过了吗?”

诶……?

什么时候?

叶修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的疑问,在他后背的手突然往下滑动,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摸到一处微微凸起的肉苔,轻轻掐了一下。

“怎么,今晚教训得还不够?”

可是……那个不是……

!!!???

周泽楷猛得睁大了眼睛,他挣开了叶修的怀抱,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嗯,没错,我早就知道了。”

“……”

“所以,就当是提前算账了,反正,你肯定坚持不到一小时的。”语气里甚至带着满满的……骄傲?

周泽楷震惊地站在原地。

所以,叶修早就知道他不是圈内的人?说是坚持一个小时就可以不计较他瞒了什么,其实根本没打算叫他坚持过一个小时!?

“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QAQ


周泽楷好几次试图开口,均已失败告终,那种挫败中带着满足的感觉再次袭来,是的,他根本瞒不了叶修,而叶修也什么都不会说,而是引诱着他一步步地走上既定的剧本,吐露比真相更多的东西。

这一场刑讯,就真的如叶修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惩罚吗?

不是的。

叶修也在赌,赌他可以给周泽楷带来快乐,让他慢慢融入到这个圈子,而不是完全被动地接受痛苦,为了叶修为了感情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

那样只是在消耗感情,最终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

双方的世界距离太过遥远,那么不妨都向前走一步。

付出和让步,不是一个人的事。

周泽楷忍不住再次抱住了叶修,这次终于没憋住,在叶修怀里哭出了声,把这六年来所有的难过和悲伤,痛苦和忍受,全都发泄了出来。叶修温厚的掌心揽着他,手指插在他还湿润的发间,情不自禁地吻上他的眼睛。

-他怀里这个人,坚强却又顽固,不知妥协也不知后退,哪怕病魔缠身,也能走出困境,哪怕前路渺茫揭开旧伤,也要重来一次,踏入黑暗,走到他身边。

-他怀里这个人,强大、聪明,细心,体贴。虽然在外人看来有点傲慢自负,总觉得只需要自己付出就好,却在这一次终于将他的爱人放在平等的位置上,交换付出。

-这个人,是我的。

-这个人,是我的。


真好。


评论(50)
热度(293)

© 在河之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