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周向,主叶周,不吃翔周
不怎么混圈,默默产粮,努力填坑
爱我所爱,写我所爱,其他都是过眼云烟,过眼云烟~

【叶周】旅行 第二章(上)

前文:

第一章(上) (中) (下)

 

——————————

第二章 王冠  

01

叶修敲着车窗百无聊赖地等红灯,今天天气不错,北京过完冬天之后晴天出现的次数明显见长,连带着人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去年年底圈子里各种应酬,叶秋忙得脚不沾地,叶修倒好,即使是交际场里的老手,却也懒得应酬那么多的趋炎附会,挥挥手又直接飞去了Y县,顺便躲躲雾霾,连过年都没回去,直接在1998里跟喻文州和黄少天摆小桌。

他在Y县又待了快半个月,只是没发生什么新鲜事儿,当然,也没能再遇到周泽楷。

周泽楷……

他敲着窗户沿,嘴里反复咂摸着这三个字,有些意外自己竟然记得这么清楚。他倒是没有刻意去问过黄少天他们,平时大家也都“小周小周”的喊,只是有次在景点交身份证时无意间看到了。

周泽楷……

从分别之后有大半年的时间,中间很少回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只是现在冷不丁地想起来,这三个字好像能在嘴里咀嚼半天,甚至咂出甜味儿来。

今天周五,长安街不到四点就开始堵,他像是早就习惯了,一手敲着车窗一手点开了音乐播放,许巍磁性悠远又带着点欢欣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在阳光温暖的春天,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

【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又想 起你】

【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让我 心动】

 

叶修听着歌靠在座椅上眯了眯眼,敲打车窗的手指忍不住跟着节奏起落,似乎对这首歌非常满意似的。

结果手机铃声突然混进来,打破了车厢里短暂的闲适,他看了看前面一动不动的车屁股,关低了音响声音接起来电话。

 

02

叶修过完年回B市之后已经有段时间没跟朋友约过,楼冠宁在电话里三催四请才把人招来,说是今天好多人都在,说话间提起来他了,大家都纳闷叶总最近忙啥呢,不会是忙着金屋藏娇吧?

叶修挂了电话忍不住笑着摇头,开春后本来就忙,叶秋又忙着国外出差,他的时间自然就被压缩再压缩。要说真没出去浪过那也不可能,只是大概吃过了心头好,就再也瞧不上路边花,兴致也一次不如一次,干脆都推了。

金屋藏娇……

呵呵,想进叶修金屋的人还真不少,只可惜还够不上藏娇的份儿。

 

这次约的地方叶修之前没怎么来过,只在开业的时候来了一趟帮忙撑个场面,会所是文客北家里的产业之一,他跟楼冠宁几个发小倒是经常来。

叶修到的时候几个老熟人都在,一见他进来果然如楼冠宁电话里说的,纷纷调侃他日理万机,年纪轻轻呢还就把自个儿娱乐都耽误了,叶修勾着笑一个个怼回去,大家都是多年的朋友,浑不栗的也没什么讲究,反而是把气氛搞热了。

几个人都是知道叶修不能喝酒的,但是叶修这人会说话也会来事儿,从来不让人觉得扫兴,酒桌上换上了度数低一些的啤酒,叶修还能时不时就着喝点,毕竟不能坏了气氛。

当然,气氛也不是光靠酒才能热起来的。

没一会儿,清一水儿的俊男靓女已经排列站在面前,叶修隔空拿烟点文客北,“你小子行啊,怎么遭啊还兴起来翻牌子了?”文客北跟他打着哈哈,说你就挑呗!叶修挥了挥手,扫了一眼却是没什么特别惊艳的,刚想点个顺眼点看着乖点的,结果包厢门又被从外面打开了。

叶修指到半路的手就停住了。

 

03

很难说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你以为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再见的人,就在一个小时前还在想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时,那种惊讶,惊喜,还有惊艳。

真的是,非常惊艳。

不同于以往见面时的简单装束,也不同于其他服务生,周泽楷穿着一套执事装,纯黑燕尾服的西装领下压着一道酒红,里面衬着纯白的衬衣花领,交叉的领结和中心银色雕花扣子打破整体的沉闷,带来一点活泼的感觉。

他打开门踏步走进来的时候,叶修甚至看得到外套燕尾的摆动,然后随着主人抬头时突然顿住的脚步,荡然落下。

叶修忍不住收回了半空中的手指,向后靠进沙发,嘴角带上了慵懒的笑意。

“我说小北,你们这儿怎么侍应生长得比这些少爷们还好看啊。”

文客北愣了一下,似乎是get到了叶修话里有话,神色有些尴尬地笑了声,“得嘞叶哥,你别开我玩笑,我们家这位可是镇场子的,咳,不能选啊。”

“哦,是吗。”叶修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我也没说什么啊,给哥点个烟倒个酒总行吧。”

那哪能不行。

文客北招呼了一声明显还愣着的周泽楷,顺便挥手赶紧把其他人散了,楼冠宁一干人也加入话题,说叶哥你现在眼光真是越来越刁,方才凝滞的空气随着几人的调侃慢慢恢复,屋子里多余的人鱼贯而出,不一会儿散了个干净。

只是,刚稍微恢复的空气又瞬间被打回原形。

周泽楷仍站在门口附近,没进来。

“小周?”文客北忍不住叫了他一声,他这才回了神一般,看向叶修的眼睛里光芒闪了闪,重新敛下。

“过来啊,哥又不会吃了你。”这回是叶修亲自开口,他倾身将手中的烟屁股按在桌上的烟灰缸里,看向他的眼神像是半年前。

他刚从1998回来,他在电脑前面打着游戏抽着烟,听到门响,一边把烟按灭一边回头看过来的时候。

就是现在这个表情。

—————————

重逢啦,开不开熏23333

评论(17)
热度(120)

© 在河之周 | Powered by LOFTER